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说不完的长征】少年红军 雪山草地里的童年记忆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6年10月23日 16:5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红军队伍里,有这么一群小少年,为不掉队,他们跟着队伍一跑就是一整天,从不喊累;面对敌人,他们子弹上膛扣下扳机,毫不胆怯;他们经历过沼泽求生,也忍受过饥火烧肠,但一直相信:“只有参加红军才有出路”!今天,一起来听红小鬼那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红军队伍里有不少小小年纪就参军的战士,来自南方方言的昵称小鬼就成了他们的统称。

参军的故事

一张拍摄于1937年3月的照片里,中间是当年红六军团政治委员王震,他身边的两个小战士满脸稚气,左边那个神气的小鬼名叫肖林达,拍照时他14岁,而这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已经跟着队伍走完了长征。

1935年夏天,湖南澧县爆发洪灾,肖林达一家正为生计发愁。听说红军打到了澧县,肖林达的哥哥跟着几个小伙伴一起跑到15公里外的镇口报名,12岁的肖林达也在后面跟着,他的哥哥觉得他太小,不让他当红军。当时的肖林达衣服裤子都没穿,就背个破草帽。他看着哥哥走远了又跟上去。到了登记处,看着前面的人都登记完了,肖林达才小心地凑了上去。这时有个大人就说:这还有一个小孩你们要不要?红军说要的要的,我们这还有小孩当红军的,就把肖林达收下了。

王述文的参军之路就没有那么顺利了。他八岁参加儿童团,拿着红缨枪站岗放哨,跟着自卫队打土豪、分田地,1933年,红军到了王述文的家乡,四川巴中,这一年他九岁。他决定参加红军,可没成想,人家嫌他小,不要。当时王述文觉得只有参加红军才有出路,所以就哭、闹。面对这个又哭又闹的孩子,红军没有办法,只能暂时让他跟着部队。有一天走了120里路,到晚上点名,点到最后连长也没点王述文的名字,王述文就“哼”地一声,连长这次叫了他的名字。

虽然已经跟着红军走出了很远,但这时的王述文仍然没有被红军接受。他就继续跟着走,要参加红军,大人们打也不走。红军干部实在拗不过他,只好把他安排到一个连队做宣传员,从此,王述文正式成为一名“红小鬼”。

吴世昌读过一年多私塾,认识几个字,10岁那年他在投靠亲友的路上被红军的宣传标语吸引住了。红军的标语宣传红军是穷人的军队,是共产党领导的,是为穷人打天下的,而且没收那地主大资本家的大工厂大商场都给老百姓分了。

看着老百姓争先恐后地报名,吴世昌也跟着参了军。很多小鬼参军的时候,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当上红军后,他们终于有衣服穿了。红军给了肖林达一个短裤衩,他穿着跟长裤衩一样。王述文拿到的裤子穿上一下能拎到头顶,有些女同志好心,上面剪一剪子,下面剪一剪子再缝上。

红军队伍里的担当

那时,红军的军装不够,战士们穿的大都是打土豪时分到的衣服,样式颜色五花八门、行军时很难看出这是一支部队。就是这样一支与众不同的军队,改变了这些红小鬼的人生。12岁的肖林达参军后,很快跟着部队出发了,一路行军60里后,他被编入了新兵连。出操跑在后面,王震来了,他把肖林达和另外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叫了出去,弄到他住的地方。王震当时只有27岁,已经是红六军团政治委员。王震把肖林达和另外两个小鬼交给了卫生部的管理员,肖林达被带到卫生部,成了看护员。给一个受伤的领导裹被子、扫地、裹铺、打水。

其他那些小红军在参军后,也都被安排了力所能及的工作。洪明贵在团卫生队当宣传员,刷标语的时候帮人提糨糊桶。

宣传员、卫生员、通信员、司号员、勤务兵,这是红小鬼们刚参军时做的最多的工作。也有的红小鬼参军不久就拿起枪参加了战斗。13岁参军的伍学生被分在通信连当通信员,当时部队装备差,远达不到人手一枪,伍学生的武器,是一根木头棍子。通过不断争取,他终于有了枪,可是三发子弹有两发是假的。他一直珍藏着那颗子弹,直到有次战斗。面对敌人,伍学生的子弹上了膛,却不会瞄准迟迟开不了枪。班长喊他闭住左眼,他却怎么也闭不住。最后他拿手盖着眼睛,班长帮他扣着扳机,这才开了枪。

一声枪响,对面的敌人应声倒地。小鬼们面临的考验不仅仅是战斗。长征开始的时候,李文模和张敏只有10岁,张步兴14岁。长征路上,吃的是糙米,喝的是水沟里的脏水,行军时候小孩就是跟着跑。当时的红小鬼李文模说,行军时枪炮声不断。头两天感觉很害怕,时间一长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张敏所在的二六五团总在夜里冒着雨行军打仗,没走多久他就掉队了。政治处主任让他回家,张敏坚持要跟着红军走,于是部队把本是宣传员的他调到了医院当看护。当时,张敏和一个比自己大一两岁的女卫生员一起照顾伤员,抬水、拾柴,给病人洗衣服。

张敏的主要工作是给受伤的战士换药,长征路上医疗条件十分有限。用的最好的药是盐水,也没见过有人做手术。

部队里的成长

无论环境条件如何艰苦,红军依然保持着严明的军纪, 8岁参军的苏力,至今还记得长征路上被关禁闭的事。原来,部队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只杯子,平时用来喝水,开饭时就当饭碗。走路的时候苏力的杯子丢了,到了宿营地了,饭烧好了没有碗装。早已饥肠辘辘,好不容易有了饭却没有碗来装,苏力一着急,便跑到附近一座庙里,从神龛上拿了一只木碗用来盛饭,结果,被班长看到了。因为这事,苏力在老乡的牛圈里被关了三天的禁闭。这次禁闭让她明白一名红军战士,不但要勇敢作战,还要遵守纪律,通晓政策。要懂得这么多东西,首先就得学习。于是,不管是休息宿营还是行军赶路,小鬼们都要抓紧时间上课,学文化、学知识、学道理。杨挺回忆,行军时每个人背上写几个字,后面的人看着前面的人后背识字。参军时,肖延不懂得自己参军要做什么,参军以后受教育,为谁当兵,为谁扛枪,为谁打仗。肖林达至今还能一字不差地长处当时班长教的歌曲《红军歌》。

在大人的照顾下爬雪山过草地

在红军队伍里,小鬼们常常受到特殊的照顾。长征开始后,肖林达当上了勤务兵,负责队长的日常事务。肖林达回忆,那不是他伺候队长,而是队长照顾他。那时候他行军困难,队长经常背着他。

1936年5月,肖林达所在的红六军团辗转来到雪山脚下。战士们一路爬上山,空气越来越稀薄,所有人都喘的厉害,很快就有人走不动停下来休息。有一个炊事员背着一个黑铁锅,他看到倒下的树,就把那个行军锅一放下以后坐在树上休息,肖林达和他一起作伴休息,结果炊事员一坐下两眼一翻就倒下了。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战友的牺牲,肖林达吓坏了,他再也不敢停留,赶紧站起来继续往山顶上爬。肖林达爬到山顶已经用尽了浑身力气,下山的时候,他便顺着比较斜的坡往下出溜。

终于,一座座雪山被甩在了身后,而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阿坝地区辽阔的草地,草下布满死亡陷阱。肖延有一次陷进了沼泽,多亏有个大个红军及时拉住了他。王述文在草地的一条河边也险些丢了性命,他所在的部队在草地里被国民党追击,跑着跑着被一条大河拦住了。眼见骡子一下河,身上驮的重物就被水冲走了。这时敌人的枪声越来越近,但身单力薄、个子矮小的王述文和他身边的小鬼还是不敢下水。这时一个干事把王述文和他的同伴拎了过去。后来王述文找这个人就找不到了,他因为来回救人,身体也吃不消去世了。

过草地的时候,张敏穿的用麻袋做成的裤子把腿都磨破了。磨得腿全部都是血丝。一个老同志让他脱了裤子继续赶路。张敏听老同志的话脱了裤子继续赶路,后来有一天又饿又累实在走不动了,就坐下来等死。结果有一个骑马的过来了,叫警卫员给了张敏半碗炒面。当时用半碗炒面救活张敏的是红四方面军副总参谋长王宏坤,张敏特意记下这位救命恩人的名字,至今不忘。长征途中,这些小鬼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艰险,也目睹了身边战友最惨烈的牺牲。王述文说当时死的都是大人,很少见死小鬼的。因为小鬼身体抵抗力强,有大人照顾。

经过长征洗礼,小鬼们成为抗日战场的中坚力量

小鬼们口中的这些大人,其实大多也不过才十七八岁。用不了几年,小鬼也长成了大人。经过长征的他们,在战斗中不断成长,逐渐成为部队的中坚力量。王述文在抗日战场上16岁当指导员带连打仗,专门要长征的连长、指导员甚至战士,红军以后在抗日战场中起的作用很大。

1937年,14岁的肖林达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着红旗宣誓参加党,要忠于共产党。

伍学生在长征途中学会了射击,在这之后,他又掌握了多种枪械的操作方法,打机关枪、轻机枪、重机枪、步枪,到现在指头都是弯的,参加战斗就300多次大小战斗,成为战斗骨干。

红军是支年轻的队伍

资料显示,红军是一支年轻的军队。比如红二十五军,大多数战斗员的年龄在13到18岁,不满13岁的小鬼也有不少。与红小鬼一样,一些红军指挥官的年纪之轻,也是这支队伍的一大特色。长征路上,军级干部平均年龄大约二十八九岁,师团干部只有二十四五岁,其中少共国际师政委萧华只有18岁。

英国评论家安东尼在《中国——长征》一书中写道:“长征是现代历史中最重要的事件,是锻炼以后中国领导人的熔炉。”红军,这只年轻的队伍,承载了中国未来的历史重任。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