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家是什么】青丝白发 缕缕牵挂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7年01月28日 16:5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说到过年的习俗,有一个习俗很多地方都有,这就是“正月不理发”,按照老说法,正月剃头会给舅舅带来灾祸。其实,这是一个几百年的误传,本来的意思是“思旧”,思是思念的思,旧是新旧的旧。不管来由究竟是怎样的,人们往往会在春节前理个发,所谓“有钱没钱,剃头过年”。正是有这些说法,春节前也是理发店最忙的时候,在天津,有一家有着80多年历史的理发店,节前来店里理发的人特别多,而说到家是什么这个话题,大家都很有感触。

金街,天津有名的商业步行街,大大小小的商场、餐馆都坐落在这里,可是就在这条现代繁华的街上,却有着一家老理发店,80多年的历史,男宾、女宾互相分开,老式的椅子、定型用的吹风机,都让人感觉,时间在这里凝固。

新年的脚步越走越近,理发店三楼的女宾厅就先热闹了起来,过年就得有过年的样子,再远、再难也得来。

记者:您是从澳大利亚回来的?

5

澳大利亚华侨:对啊,从悉尼回来的,外面转完了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回来了,回来语言通啊。

记者:家是什么?

澳大利亚华侨:中国就是我们的家,叶落归根在我们身上最有体验了,最后我们走了世界各国,中国还是我们的家。

73岁的孟奶奶,眼睛看不见,可是每到过年,却还是要倒三趟车,上这儿来烫头。

9

孟广玲:我的心气反正还是跟年轻那阵一样,不管怎么说吧,也是干干净净的,换换新。人就都这毛病,这德行也爱美,非得上这地方来。

无儿无女,对她来说,春节时亲戚们来串门,就是一年里,家的味道最浓的时候。

孟广玲:人就这么说,嫂子就乐意过年,喜欢这种气氛,热热闹闹的,不吃饭还不乐意,吃饭倒乐意,时间长点,做一块说说话,显得踏实,自己没有孩子,来个人就高兴,是不是。

虽然自己看不见,也要用崭新的面貌面对亲人,面对新的一年。

儿行千里母担忧,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孩子都是父母心里永远的牵挂,不需要大富大贵,求的只是平平安安。

9

老知青 罗女士:我下乡了十年,我们那个年代离乡背井,在外面回不了家的时候,像我这手都是在黑龙江掉的手指。我那时候才24岁。

40年前的那个春节,这位老知青本打算回家和家人团聚,可是一场飞来横祸却拦住了她的归途。

罗女士:疼得我就在楼道里来回走,你想我们作为女孩子你这一只手坏了,之后把这只手一缠上,你自己连梳小辫你也没有这只手,那时候不写信家里惦记着,拿左手练着还给家报平安,说今年工作忙,不回去,我们那时候家长问,还不敢说,都那么真实,说多了他又解决不了,跟你一块惦记,对吗?只能光说好好好,我们从来不跟家人说这些。

不想让家人担心,只能是自己扛下所有的艰难,“报喜不报忧”是出门在外的人不约而同的选择。

罗女士:人聚在一起能平平安安的,过普普通通的日子实际是最重要的,钱再多,孩子想母亲,母亲想儿子,惦记,今天想我坐地铁,那孩子拉着行李箱,回去,尽管车票再难买,再拥挤,他回家,这个分量在人们心里还是很重要的。

平安就好,即使不能相见,也要好好的。

年味越来越浓,赶在年前理发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二楼的男宾厅也开始排起了队。

为了照顾瘫痪的母亲,康先生七年没和爱人、女儿一起过年,不过却并不觉得孤单,母亲在、家就在。

9

康先生:反正那么多年,就是陪着我母亲,母亲去年没了,以前别看自己65岁了,也没有觉得是老人,但是现在,母亲一没了就觉得自己是老年人了。

今年康先生就准备着出国和女儿团聚。无论在哪,有亲人,就是家。

康先生:我老了得需要人管了,不得凑和女儿去吗。我自己在家怎么过啊。

陪师傅来理发的于喜山,是金街派出所的一名民警,来天津工作已经三年,过年都没能回家。

9

于喜山:我们那天真的挺忙的,警也比较多,我妈打电话,我妈说忙吗,我说不忙,挺好的,说视频我看一下,我说别视频了妈,没流量,其实不是,那个时候我情绪挺难控制的,怕看到我妈之后,万一哭出来的时候,我们那边心里也不开心。

面对工作,他义无反顾,可是对家人,心中满是亏欠。

于喜山:就是觉得在外地上班,挺对不起父母的,觉得亏欠他们比较多,所以过年我就想说,可能又回不去了,希望老人在家能照顾好自己,多做两个菜,开心点。

在远方思念,在身边陪伴,春节把我们对家,对亲情的渴望再度放大。

记者:特别难忘的一个春节会有吗?

9

北京保险金融业从业者 侯少坤:有吧,我觉得就是父亲去世的那一年。大家都想落泪,但大家都没有面对面掉泪,可能大家在背地里哭完以后,挺开心地出来。你看我妈年纪也挺大了,也看得出来,觉得在实现自己梦想或自己理想的同时,却是要多陪陪家人。

“子欲养而亲不在”,也许只有失去,我们才会更懂得 “上有老下有小”其实也是人生的一种幸福。

9

退休职工 鲁英英:今年就是有第三代了,我还有我们家宝宝的照片呢。看了就把你乐死,哏极了,有两个小酒窝,一笑嘎嘎嘎嘎,特别好玩,我特别喜欢。我们也属于有点老例的人,也是受传统的教育,家里添人进口,就非常大喜的事,我就觉得,好像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帮她把孩子弄起来,这就是我的一项任务。

上有老下有小,还是一种责任。20多年前,徐华和丈夫双双下岗,面对生活的压力,丈夫撑起了整个家。

9

下岗职工 徐华:养家,天天去奔波,挣钱啊,这一有工作,有自己去干的事了,自己特别努力去干。他这一辈子我觉得不容易。就是有一次查出来说里面有囊肿,当时我的心就掉了。

万幸的是,复查之后并无大碍,不过这一场虚惊,却让她更懂得珍惜,与丈夫此生来之不易的这份情。

下岗职工 徐华:你看要有困难,我就会放下一切,我就去帮他,比如说下岗,我就会告诉他,你别害怕,我跟你出去你干什么我陪着你。甘愿付出,就是平淡,平淡的幸福吧。

她的爱情没有过轰轰烈烈,只有细水长流,夫妻两人同甘共苦、相互关心,彼此依靠、慢慢变老。

三楼的女宾厅坐着不少等待的男士,陪着爱人来做头发,一待就得三四个小时,可是却也是心甘情愿。

9

退休干部 林乐新 76岁:她要是自己来,我就不放心,我在家就嘀咕,上车上去了没有,车上有没有座位,摔着没有,不放心,这样我陪着就放心了。老了有个伴,老伴老伴,有个伴,那个是我爱人。

丈夫担心妻子,妻子也关心着丈夫,到了晚年的林乐新作了胃穿孔手术,还摘除了胆,每一次手术,都让妻子紧张,结婚五十多年,走过了大半辈子,还是想再多些陪伴。

人生的晚年时光,老两口开始学着享受生活,辛苦了一辈子,一起走过了漫漫人生路的两人,都想再多看对方几眼,再留下些美好的回忆。

9

林乐新妻子 高世茹 76岁:生活几十年就怕有一个人突然走,不要少一个人,心里就那么想,家不需要多么富豪,多么豪宅,那些没有用,就是感情,太重要了。

理发,烫头,每到年前,这件看似平常的小事,忽然变成了一件备具仪式感的事情。新的发型,新的精气神儿,去面对从各地赶来相聚的亲人。

家是什么?家是远方的牵挂,家是身边的陪伴,家是相守一生的承诺。

家是什么?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无论答案有多么不同,驱动我们回家的力量都始终坚定。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