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大城市离不开打工者 但他们的家到底该在何处安放?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7年11月26日 04:0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11月18日,北京市大兴区新建二村聚福缘公寓发生大火,导致19人遇难,8人受伤。火灭了,这么多人没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火灾现场,发现它的地下一层是施工中的冷库,一楼有商业,二三楼是居住,是典型的“三合一”样态,而这种样态早已经被明令禁止。可为什么一场大火暴露了它?它是如何存在并发展的,今后怎么办?能一禁了之吗?

避免悲剧重演 北京开展专项行动排除安全隐患

一场大火,造成19人死亡,这样的悲剧一定要避免。自11月20日起,北京全市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行动之一就是加速严查、清退违章出租公寓,限期要求租户搬出腾退,搬迁时限短则一两日,长则三日至一周不等。

据悉,此次北京市严查清退的出租公寓,和发生火灾的聚福缘公寓非常相似:村民自建,层层转租,人员密集,缺少消防设施和逃生通道,经营、生产、生活混杂,安全隐患较多,大部分火情都发生在这些地方。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指出,要下决心加大对“三合一”“多合一”场所、工业大院、散乱污企业、违法建设等的清理力度,彻底消除安全隐患。

危险重重的“多合一”

11月18日的这场火灾可能成为很多人的转折点,“多合一”的混居房被查封了,那居住在这里的人要选择是去还是留?这样的清退在北京不是第一次。6年前,同样在大兴,一幢四层小楼起火,造成17人死亡。一层是服装小作坊,二层为老板居住办公场所,三四层为职工宿舍,是一座典型的“多合一”场所。当初那场大火也带来了整治行动,很多打工者跟随小工厂搬到了更远的西红门镇,又重新形成了生活圈。在村子里建“工业大院”,盖多合一建筑,这种方式已经存在了十几年,每个工业大院已然自成体系,小发廊、小作坊、小旅社、小诊所、小超市、幼儿园等应有尽有,容纳了劳动密集型工厂,也接纳了大量住廉价公寓、上黑幼儿园的外来务工者。西红门镇曾计划于今年年底彻底告别27个“工业大院”,转型为金融高端产业,但推进难度不小。新建村本来在这个月底就要完成清退,但直到火灾发生前,新装修、新开业的还络绎不绝。规划图和现实的矛盾,因为这场大火而变得尖锐。

市场需求与生存基础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工业大院在北京郊区很常见。为了每个村镇都有一定经济发展的能力,政府规定每个村可以有一定面积的工业发展用地空间。以发生火灾的西红门镇为例,当时这里有27个村镇工业大院。因为企业低端,缺乏竞争力,一大批企业陆续被淘汰,而跟随市场而生的小作坊开始进入,层层转租土地,把库房改成厂房和住房来满足需求。村民自建房屋也开始加盖出租,形成了务工者的生活圈。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刘铁民:

一个是经济利益的驱动;二是小企业集聚成一个工业大院,往往是以一种产品形成一个产业链或一个产品聚集区。所以说,工业大院有生存的基础,有市场的需求。

发生火灾的聚福缘公寓,就属曾经的工业大院,这里“水电气热等基础设施缺乏”,“平均一个企业存20处隐患点”,生活生产混杂;但另一方面,它能给村里带来上千万元的收入。因为靠近北京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西红门镇的27家工业大院几乎都有服装加工企业,延续着“多合一”的创收模式,也吸引着越来越多人前来。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 吴必虎:

本身是城市发展服务业所需要的人口。他们在城里租不起,自然住城郊结合部,这里的租金非常低廉,这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基本规律,在中国发展的情况是大量存在的。

“生产+居住”加剧安全隐患

从“生产+居住”这一基本架构开始,年久的工业大院还会延伸出更多复杂的功能。

从地图上看,2003年到2017年,新建村的房屋规模和数量都有了巨大变化,围绕着服装作坊形成了完善的链条:超市、餐饮、诊所、娱乐、幼儿园……这些场所也都身处或紧挨着“多合一”建筑。

如何解决“多合一”带来的安全问题?

谁都知道“多合一”不安全,也知道这一个又一个的工业大院乱,但它们为何存在?答案就是:便宜加方便。400元到700元住房的月租,在北京真的很难找到。另一个是方便,一个大院里面,小产业配套齐全。

在这次失火的聚福缘公寓,一楼有一家服装加工厂。这些工厂和工人,许多是因为旧宫六年前的“多合一”厂房大火,而向南搬迁十多公里,来到这里,并复制了旧宫的“多合一”厂房模式。火灾和血泪并没有改变仓库、生产、居住叠加的“多合一”模式。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刘铁民:

每次事故发生之后,仅仅处理人那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把这些教训要总结它的规律是什么,把这些规律和认识形成制度,通过一些行政的办法,得到有效的执行。

在安全生产专家刘铁民看来,“多合一”厂房存在安全隐患,但因其便利生产、降低生活成本,又有一定合理性。要破局这种两难局面,必须在政府区域规划和制度设计上,加大投入。一方面,对于违法生产、不合规经营的黑作坊,必须加大打击。另一方面,要由政府牵头,建立现代化的工业大院。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刘铁民:

这些人进城务工,他们是生活的需求。要解决这些问题,应该在总体上给他们很多需求的出路和途径。如果说我们只考虑农村、城市一般性地解决贫困问题,但这部分大规模的流动人口如何使他们有一个舒适的生活条件,有一个安全的工作岗位,这也是我们全面形成小康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本周,在集中整治行动中,北京大量地下室、群租房等场所也被清理。这些违规建造或出租的房屋,同样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因为价格低廉,吸引了大量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居住。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他们也急需寻找新的落脚地。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 吴必虎:

这种现象大面积出现的原因,是城市发展规律本身的一种体现,是人为很难短期内决绝的。根据这个规律来找到一种,既能够让城市服务业健康发展,不管这个市民从事什么行业,都能够有一个社会的分工。人和工种不存在高和低,只存在合理的比例关系。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健康发展,产业结构,人口结构,居住结构,甚至是住宅的结构也应该有所对应。

北京正在进行大力度的非首都功能与产业和人口的疏解。想走回头路,不太可能,但往前走,对于一座两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来说,必然会需要很多的打工者,又该如何更友善、更平等的对待,当然也为了更安全。大火是教训,也该是一次更深思考的机会。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