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新春走基层】独家探访云南大瑞铁路大柱山隧道:为了五分钟 坚守十三年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8年02月02日 11:5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这几天,您可能也感觉到了,身边拿着行李赶路的人多了,车站变挤了,年的味道越来越浓了。我们的《新春走基层》也进入了第八个年头,无论您有没有留意,我们一直在您身边。

在奋力脱贫的小山村里,在刚开始春运的绿皮车上,在高海拔的建设工地,在寒风凛冽中的边关哨所,无论您在哪里,您的拼搏和坚守,您的幸福和奋斗,我们为您记录、一起感受。从今天起,中央电视台再次启动”新春走基层”活动,讲述普通人的故事,看新时代里中国人的精气神。

云南:为了五分钟 坚守十三年

云南保山地处横断山脉,由于地质条件太复杂,从未通过火车。如今,新的历史正在创造。由大理至瑞丽的电气化铁路正在紧张施工,其中的大柱山隧道,被称为“最难打的隧道”,工期从最开始的五年,改到了八年,现在预计要十三年才能贯通。“最难打的隧道”难成什么样?本台新春走基层记者在这里进行了一周的蹲点采访。

这里是云南保山与大理交界的地方,澜沧江到这里骤然收窄,因此,建设中的大瑞铁路选择从这里跨江而过。这条从天而降的瀑布,不是大自然的杰作,而是来自半山腰的大柱山隧道洞口,从入口往里走4.5公里,我们来到了隧道的工作面上。

现场:工人打泄水孔

这个半圆型的立面就是隧道的正面,深色的是岩石。工人们正在侧面的岩壁上打孔泄水,巨大的水柱喷出去四五米远,刚打出来的水,将钻机冲的无法作业,为了换钻头,一个工友试图用身体档一下水柱,上了两三次都失败了。

记者:像这个都是山体里的水吗?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工程师 韩方瑾:对,都是山体围岩、裂隙的出水,裂隙里面含的水。

记者:外面那个瀑布是不是就是这个水?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工程师 韩方瑾:外面那个瀑布的话,大部分都是这个水造成的。

水压太大,工人们是无法进行隧道挖掘作业的,必须等到水泄的差不多,压力没也这么大了才可以施工。现在能做的只有等。2008年,项目负责人姜栋来到大柱山的时候,当时预计五年完工。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 姜栋:在这种环境下,已经待了十年了,十年了,可能整个工程完工还要三年左右。

现在的隧道,更像一条地下河,水流湍急,一块七八斤重的石头,迅速就会被冲走。因此隧道里每隔不远,就会放一些救生设备,以备涌水失控时,可以让工人逃生。

老周带的立架班,正在进行支护作业,他们要把新开挖出来的隧道用钢板焊接起来,起到支撑、防止塌方的作用。焊接顶上的钢板必须得抬头,可一抬头顶上涌出的水不仅会顺着脖子流进衣服里,更会打到眼里什么也看不见,所以大家只能用手摸着一点点的干,而且由于水温过低,干一会就要去防护洞里缓一缓。

立架班 杨月德:全部都湿了。

记者:鞋里有水吗?

立架班 杨月德:没有。

​记者:那还好一些。

立架班 杨月德:就是太冷了。

韩方瑾是入口方向的总工程师,他告诉我们,现在每天24小时不间断施工,可以向前推进两米,对于这个隧道,这已经算是快的了。这十年,涌水、突泥,隧道施工人员最害怕的情况,在这里却是家常便饭。而比水更可怕的是泥。

现场:塌方现场

这是在打通燕子窝断层时,多次塌方中的一次。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工程师 韩方瑾:主要是那个断层里面的这个,已经算不能称之为,我们叫围岩围岩,已经不能算围岩了,他就是在一个泥浆里面来打洞。

在泥浆里挖洞,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 姜栋:困难大的时候,肯定有崩溃的时候,但是也有激发人这个意志的时候,我们这么难都走到现在了,我们有信心继续走下去,必须有这个信心,要不然没法对自己交待。就跟打仗一样,不能当逃兵,这个战役还没结束,任务还没完成,我们必须把它干下去。

这个断层一共长156米,但他们整整干了26个月,平均一天向前挖20厘米。

记者:打了26个月,100多米,你什么感觉?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工程师 韩方瑾:打过去了就是成功呀。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做了很多工作,我们没有发生人员伤亡,我们质量也能得到保证,我们过去了,这也算是成功呀。

因为特殊的地质条件,大型机械无法进场施工,14公里长的隧道,靠的大都是人工作业。原定五年的工期,十年还没干完。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 姜栋:人一辈子,风华正茂的这十年没有几个,正常工作一般人也就是工作三十多年,像我们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这一个工地上。

在澜沧江边坡地上的简易工区,十年前随手种下的小树,现在已经长成了大树。当年意气风发的一群小伙子,也已经人到中年。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 姜栋:等隧道贯通的时候,我女儿应该是上大学了,相当于从她上小学,到上大学,跟我就没关系一样。我说是让她接一下电话,她就一个人回到房间就把门锁起来了,可能也是不想跟我说,也不知道跟我说啥,这个确实沟通少了,还是没有尽到责任。

因为施工条件艰苦,十年间工人换了少说也有四五千人,喷浆班班长老林,在这里待了七年,是工人中时间最长的一个。

喷浆班班长 林健:来了多少工人呀,开挖班、立架班、喷浆班,这都是来一批又一批,来一批又走,来一批又走,这多的是。真的,说真的,我干洞子干了三十年了,隧道,但是干的最难干的洞子也就是这个洞子。说实话,它因为围岩不太好,跟其它的地方不一样,今天好,明天坏,上个班好,下个班坏,就是这样的,太难干了。

姜栋说,工人走了他很理解,谁不想收入高点,条件好点。而和他一起已经坚守十年的工友,也有一个约定,等隧道通车,一定要带着家人坐上首发车,从这里去昆明。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 姜栋:带他们坐这趟火车,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这十几年。在我人生中是非常重要的一段时间。我参与修建的,我想让他们为我感到自豪,让他们看一下我这十几年在做什么事情,在坚持什么事情,也算是一种解释吧。

这两天,工区有了春节的味道,这个春节,大柱山隧道像往年一样依然24小时施工,向最后的2300米发起冲刺。隧道贯通后,开车需要一个半小时的大柱山,坐火车通过只需要5分钟。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