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焦点访谈丨不出远门看大病!让千里之外的名医“近在眼前”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9年05月23日 20:2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远程医疗这种看病的方法,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并不陌生了。简单说,远程医疗,就是专家医生通过互联网为患者做出诊治。对患者来说,既看了病,又省钱省事。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22个省份建立了省级远程医疗平台,全国远程医疗协作网覆盖了所有地级市和1808个县(县级市)的1.3万余家医疗机构,其中包括所有国家级贫困县,这很能说明远程医疗发展的现状和覆盖范围。那么,远程医疗的具体效果怎么样?大家的感受又如何呢?

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远程医疗中心的远程会诊室,诊室里的医生是医院神经外科主任余新光,屏幕的另一边连接的是千里之外陕西省安康市中医院的神经科医生,今天申请会诊的是一名疑似癌症转移的患者。

安康中医院的医生在做病情汇报的同时,北京的专家也在电脑上同步查看病人的检查结果,并向对方医院的医生和病人的家属提出自己的问题。情况了解清楚后,余新光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约30分钟后,这一次会诊结束了,收费600元。在安康,这种远程交互式会诊项目已经纳入了新农合报销,病人自己花费240元。

患者家属刘玉艳说:“我在这儿也能有北京的医生给我会诊了,我觉得运气挺好。要是我自己去北京的话,首先我不熟悉,然后去挂号,号挂上了还要等床位什么的,拖下来拖到什么时候,病人也等不了。”

对当地医院的医生来说,这也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陕西安康市中医医院脑外科医生陈向荣说:“这个病人有一个特点,包括我们三级医院也是散发的不是一个常规疾病,我们决策出现了困难,作为上级医院医生专家,他这方面了解非常多,他给我们提出非常具有建设性意见。”

以大型三甲医院为龙头医院,充分利用优质医疗资源,开展远程医疗服务,这是目前我国远程医疗服务模式中主要的一种。看起来,这既方便了患者,又帮助了地方医生,应该非常受各地医院欢迎,但是事实却并不完全如此。

作为国内开展最早、也是目前远程医疗服务量最大的医院之一,解放军总医院与各地1300多家医院建立了远程医疗网络,每年的会诊量为12000多例,平均一家连10例都不到。

安康市中医院每年向解放军总医院申请的远程会诊大概在三、四十例左右,和医院每年60万的总门诊量相比,这个比例也非常小。

在我国的就医传统中,医生见到病人,望闻问切,才能算是给病人看过病,但在现代医疗过程中,类似神经内科、肿瘤、骨科等病种,如果检查做得准确、当地医生对病史掌握全面,那么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专家也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但是,目前我国各个医院的电子病历系统并不能互相访问,基层医生们需要把病人的信息、检查内容等重新填写和上传。对已经工作很繁忙的医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工作量,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基层医生申请开展远程医疗的积极性。

安康市中医医院远程医疗中心主任王道军说:“要准备很多资料,一个会诊过程是20分钟,半个小时,他需要准备时间大概需要三四个小时准备资料。”

如何打通电子病历在医院间的共享,是促进远程医疗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技术基础。一些医院在保证患者隐私、网络安全的基础上,已经开始尝试和上级医院开展患者信息点对点的直接对接。

而在上级医院看来,比技术问题更难解决的,是下级医疗机构申请远程医疗的意愿。

解放军总医院远程医学中心主任张梅奎说:“三级以上的医院对远程会诊没有需求,或者需求不大。有些地方医院和患者发生了纠纷,会把这个病例推送到301来开展远程会诊,所以我认为把我们的专家当法官。还有就是医生重面子,我认为如果请301会诊,是不是我的水平不够,也有存在这种情况。可能还有一种,人家认为我能解决患者的问题,但是看你怎么样来认知这个问题。”

那么,在医生愿意开展远程医疗、需求大的地区,是否使用的频率就会高呢?

张梅奎认为,一些边远地区、贫困地区,对远程医疗需求大,但是目前没有打通最后一公里。困难在于,一个是技术层面,另一个是乡镇卫生院和301这种大医院之间的专家和医生之间的,包括语言方面、知识的认知度、患者的认知度,包括病例提交等,都有很大的差距。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指出,要推进远程医疗服务覆盖全国所有医疗联合体和县级医院,并逐步向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延伸,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和效率。一些地方政府构建起统一的远程服务平台开展远程医疗服务,以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为核心,覆盖包括乡镇、社区卫生院在内的医疗机构,那么,这种模式又如何呢?

辽宁省凤城市通远堡卫生院正在和凤城中心医院进行一次远程会诊,这是一位呼吸困难入院的患者,卫生院给他做了基本的治疗后没有好转,因此,需要上级医院医生给出诊断的意见。

凤城市政府为当地的医疗机构提供了一套远程医疗系统,支持凤城中心医院与各基层卫生院的联通。但是目前只支持视频通话,一旦需要查看检查结果,就只能拍照后通过聊天软件发送给对方。

辽宁凤城市通远堡中心卫生院党总支书记、院长王海新说,尽管需求量大,但是因为设备、药品缺失等问题,目前远程医疗只能满足一部分危重病人的急救处理的需求,后续病人可能还需要到上级医院接受治疗。而在另一些基层医疗机构的实践中,即使配备了相应设备,基层专业医务人才的缺失也让远程医疗的效果打了折扣。

针对这样的情况,一些基层医院与区域内有影响力的医院结成医联体,以此为依托,实现跨院区的患者信息共享、医生协同工作,提升基层的医疗能力,这成为目前第三种主要的远程医疗模式,其中,远程影像会诊是最常见的形式之一。

在辽宁省凤城市凤凰医院的超声检查室,一位心脏病患者做检查时被发现有些棘手,因此,他们在两个小时前联系了辽宁省人民医院超声科的医生,申请进行远程影像会诊。

经过将近20分钟的检查,辽宁省人民医院的超声专家给出了自己的专业意见。

从2018年12月开始建立远程医疗合作后,凤凰医院现在每个月向辽宁省人民医院发起的远程医疗申请量都在十几例以上,费用都是免费的。

目前,一些在区域内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医院,在自己找第三方公司搭建完远程医疗平台后,基本是自掏腰包以免费的形式来开展,更多是作为上级医院对下级医院医疗帮扶的一种手段,但是在这些已经从远程医疗中真正受益的下级医院看来,如果只是作为帮扶而存在,远程医疗的可持续性堪忧。

辽宁凤城市凤凰医院超声科主任翟立业说:“对方也非常忙,今天动员了一个副院长,一个科主任,这种如果经常的话,不是很容易能办到的事儿,不能白服务,一回两回可以,长了那哪儿可以?”

而从一些上级医疗机构医生的角度来看,在远程医疗中,如何界定医疗责任,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从2014年开始,国家卫健委先后印发了《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远程医疗信息系统建设技术指南》《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等指导远程医疗发展的文件和通知,对开展远程医疗服务机构、人员、设备的基本条件,远程医疗服务流程及要求,管理要求等作了明确的规定,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指导和解决目前远程医疗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

国家远程医疗管理中心办公室主任卢清君表示:“比如我们在使用数据的时候,会有相应的审批的过程;比如对于远程医疗来说,它是一种会诊形式,那么这样他的医疗责任当然是邀请方的医院和医生来承担主要责任,从长远来讲,实际上国家政策现在也鼓励建立这样合理的物价和收费机制。”

在专家看来,落实这些规范只是开始,要让远程医疗真正叫好又叫座,各方在规范开展的同时,更需要改变思路,真正接受远程医疗,给传统医疗服务模式带来的改变。

卢清君表示:“如果我们基层医疗的能力提升以后,获得患者信任,更重要是给患者能真正把病治好,这样的话这些病人就不出来了,三甲医院的这些专家们,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疑难病,和这种二级医院,以及基层医院分工协同的这样一个格局。”

根据不完全统计,远程医疗对整个医疗服务效率的提升在25%以上。从医改角度看,远程医疗对落实分级诊疗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现在看,远程医疗还有一些肠梗阻亟需打通。如何让远程医疗真正成为大家都能接受的医疗行为,不断完善硬件设施和软件设计,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