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这首《东方红》,陪伴了无数人的每一天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9年09月17日 23:1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新中国70年成长地标》

这一次,

我们带你打卡城市地标建筑,

标记时光。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时代的发展、国家的进步留下太多印记。最直观的反映,就是林立在每个城市大街小巷里的建筑。一座与你一起成长的建筑,一段常说常新的故事。那些地标性建筑,在斗转星移之间倾诉着岁月往事,在雨雪洗礼之下彰显着城市性格,在风起云涌之际丰富着中国形象。视新闻新媒体推出微视频《新中国70年成长地标》,带你每日“点亮”一座城市地标建筑,在共和国70年蜿蜒前进的足迹中,解封历史;从一代人、一座城、一个国的成长中汲取力量。我们,唯有知来处,方能识归途。




北京电报大楼

☟四分钟快速打卡☟


▽ 北京电报大楼“名片” 滑动查看

北京电报大楼坐落在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11号,是新中国第一座新式电报大 楼,是当时全国电报通信的总枢纽。1956年4月21日北京电报大楼动工兴建,1958年10月1日,北京电报大楼正式投入生产。
北京电报大楼的总建筑面积20100平方米,总高度73.37米(主体部分共6层,高为32.5米),总长度101米。大楼俯视为“山”字形,楼上装四面塔钟(钟的直径为5米),气势恢宏,是人民邮电事业的代表性建筑之一。
电报大楼的钟声曾是新中国、新北京的重要标志,其营业厅曾为亚洲最大的电信业务综合营业厅。
2017年6月15日,电报大楼一层营业厅正式停业。


电报大楼,想起它就觉得怀念

△北京电报大楼钟声


许多北京人记忆中的清晨,
是伴随着北京电报大楼的
钟声走出家门,
开始一天的工作;
而在夜晚十点,
还是在这曲《东方红》的
陪伴下进入梦乡……

这悠扬的钟声,

渐渐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

成为人们怀念的一种情怀。
每当听到这熟悉的钟声,
人们都沉醉其中,
仿佛回到了
清晨耳边响着鸽哨声,
在胡同的水龙头边
和邻居叔叔一起刷牙,
在“铃铃”的自行车流中,
坐在爸爸的车后座上
急着上学的日子……
伴随着悠扬的《东方红》
报时钟成长的人们,
已经把电报大楼
当成是北京的一个文化符号。

∆ 1958年9月30日,落成后的北京电报大楼。图/北京日报


1958年,
北京的长安街上耸立起一座大楼,
人们亲切地称它为“电报大楼”。
发电报、打长途电话……
这里成为人们传递国家大事、
与外界沟通信息的重要场所。

中国邮政发行的
《北京电报大楼落成》
纪念邮票一套2枚
成了不少外省市人
对北京的第一印象,
很多人即使没有来过北京,
也知道北京有这样
一座电报大楼。


∆ 1958年,《北京电报大楼落成》纪念邮票发行。


坐落在西城区西长安街11号的
北京电报大楼,
是当时全国电报通信的总枢纽
1958年10月1日,
正式投入生产。
大楼俯视为“山”字形,
楼上装四面塔钟,
气势恢宏。

∆ 20世纪90年代的北京电报大楼外景

作家刘心武在

《通读长安街“电报大楼”》

一文中这样写道:

“我们会觉得它

虽然是一栋非民族传统的建筑,

但是却因其线条的简洁明快,

能融汇在古色古香的

京城传统建筑群中,

不显得突兀刺眼,

反起着增添清韵的作用,

这也是很值得称道的。”


∆ 北京电报大楼明信片  图/北京日报

北京电报大楼的设计,

来自已故的优秀建筑师林乐义。

这位1937年毕业于

沪江大学建筑系的建筑师,

给中国留下了很多建筑精品,

包括“北京电报大楼”、

北京饭店西楼、首都剧场、

北京国际饭店。


∆ 建筑师林乐义


回响在城市上空、永不消逝的钟声


对一代又一代的北京人来说,
对电报大楼最难忘的印象,
是响彻北京城的楼顶钟声
——《东方红》乐曲。


这是当年由周总理亲自选定的乐曲,

每天早7时第一次报时,

播放全曲,

其他整点时播放前几小节。

在特殊的日子里,

电报大楼的钟声也会变成

典礼或纪念日的一部分,

为重要活动报时。

直至今天,

当你整点路过电报大楼时,

依然能听到那曲熟悉的《东方红》



居住在附近的居民,
已经把电报大楼的钟声
看作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有人早上一听钟声就醒,
晚上一听钟声就困。
据说,
电报大楼有一次维修,
钟声停响了几天,
附近有的居民
因为没有听到钟声的召唤,
上班迟到了。


∆1959年6月的北京电报大楼营业大厅。图/北京日报


∆1959年6月的北京电报大楼营业大厅。图/北京日报


《我的北京我的家》作曲

王黎光曾回忆道:

“我记得我在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
当时的音乐学院在复兴门那儿,
每天的早晨是
不需要用闹铃叫醒的,
我每天都会听着
电报大楼上的钟声,
钟声传得很遥远。
听到这样的旋律,
我会想起在大学宿舍里的味道,
这让我形成一种自觉,
去表现北京的一种创作形态。

后来就写出了这首歌。”

△我的北京我的家


只言片语的电报,
却承载着最深的思念与牵挂。

从电报大楼投入使用的那一天起,

这里的灯光就从没有熄灭过,

大楼里员工24小时轮班。

在电报业务最为繁忙的

上世纪80年代,

电报部门有员工近700人,

机器200多台,

在一楼营业厅都能听见

3层和4层发报机的声音。


∆ 1962年,北京电报大楼的报务员。图/北京日报


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
人们不约而同涌向了电报大楼,
两三天时间内发往唐山的电报,
从几十封突增到上万封,
多得要用麻袋装。
有报务员回忆当时的情景:
“真不知道多少个一米高、
半米宽的大桶全被电报装满了。
传送带上的电报在
楼上楼下跑个不停。
那时没有电话,
大家全靠电报和灾区的亲人联系,
就为了报声平安。”
“母子平安”
“儿安好,勿念” ——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不知为多少家庭送去了安心的消息,
又有多少人在收到电报后,
流下了思念的泪水。


伴着绿皮摩托的声音,

纵横交错的胡同里,

隔着老远就听见有人

扯着嗓子喊:“有电报!”

一听说电报来了,
大家不是激动就是紧张,
邻居也赶来嘘寒问暖。
电报是按字数计费的,
人们只有大喜或大悲时
才会发报。


报务员平时发出最多的
“母病速归” 一类的急电。
当送报员拿到这种电报,
无论风霜雪雨还是白天黑夜,
都要以最快速度递达收件人手中。
碰上地址变更或错写的电报,

还要到派出所打听收件人位置。

∆ 上世纪80年代的北京电报大楼内景


后来,
电报行业推出了礼仪电报,
根据顾客的要求
送花篮、蛋糕等礼物。
曾有一位老送报员王德元,
靠一封电报帮人“保媒”:
一对情侣闹了矛盾,
小伙子发送“鲜花电报”
向心上人道歉,
特意嘱咐王德元帮忙“说情”。
一封几毛钱的电报,
承载着人们无限怀恋的
浪漫气息。



再见,电报!


随着电话的普及,
电报业务逐渐萎缩。  

2001年8月1日,

当时的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取消了

公众电报特急加急业务,

电报由此开始淡出人们的生活。


2017年6月15日,

陪伴了北京人59年的

电报大楼一层营业厅正式停业,

北京唯一的电报业务窗口

搬至复兴门内大街。

“电报大楼”这栋楼,

从此告别了“电报”。



电报,也是一代人的青春


汉字电报码,
又称汉字四位数电报码
“四位数字代表一个汉字,
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必须死记硬背。”
至今提起这门本事,
当年的电报人仍有一种自豪。


曾经,
许多年轻人在看了
《永不消逝的电波》这部电影后,
对报务员的职业充满向往,
投身于当时
如火如荼的电报行业。
有的老报务员,
每听到一个汉字,
就能条件反射般地
顺畅说出对应的
四个阿拉伯数字代码。

电报大楼一层停业前,
一位老报务员,
自己给自己
发了最后一封电报:
“吾于1982年入职北京电报局,
目睹35年变迁,
时代变革天翻地覆,
无以言表,
故以此纪念。



如今手机、网络技术发达,

传统电报已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它的时代已经消逝。
可人们却总是在怀念,
那个什么都慢的年代。
好在,
北京电报大楼还在,
钟声还在,
人们的记忆也一直在。

1135

6018

2450

5113

1947

0132


你知道这组电报码的含义吗?



制片人/李浙 策划/王元

编导/罗庆祥 张旭东 摄像/张毅 马雷

摄像助理/郑轶 后期/彭帅

编辑/关欣 冯圆博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