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人物丨他把10万只口罩送到武汉后自我隔离!

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安在线 2020年01月29日 15:0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从十多岁开始,熊楚英就知道自己的祖籍在湖北,但他从来也没有去过。

让他没想到的是,1月25日大年初一这天上午,这位中通快递宁国公司货车驾驶员突然接到任务:运送10万只口罩前往武汉疫区。

“跑就跑一趟呗,反正正月也没什么事。”熊楚英没有多想,他将儿子送到父母身边后,驾车直奔武汉。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何况湖北是我的老家。”昨天晚上,已经自我隔离了两天的熊楚英接受了中安在线记者的采访。

老家有难

熊楚英是中通快递宁国公司的一名货车驾驶员。如果没有去武汉疫区的话,这可能是他陪伴4岁儿子最长的一个春节。

“我是专门跑宁国—芜湖的,开的是九米六的大货车,平时每天往返一趟,最忙的时候两趟。”作为一名单身父亲,熊楚英觉得自己最亏欠的就是儿子,“干我们快递这行的,平时非常忙,孩子都是爷爷奶奶带。”

1月19日,腊月二十五,熊楚英放假了,一直放到正月初八。“一下子休息两个星期,总算有时间陪陪孩子了。”可让熊楚英没想到的是,正月初一的上午,老板给他打来了电话。

“让我开车送10万只口罩到武汉疫区。”熊楚英一听是去武汉,说他一点也不担心是假话,“当时从网上消息到村里宣传,大家都知道武汉疫区的事了。可是领导安排的工作,肯定要干呀,大过年的我也没什么事,跑一趟就跑一趟呗!”

不过,出车武汉这件事,熊楚英没敢跟他母亲说,怕老人担心。“后来,我把儿子送过去时,悄悄跟我父亲说了。没想到他非常支持我,还说:‘老家有难,要去!’让我一定要注意安全。”熊楚英说,他的父亲已从乡镇退休,是一名老党员。

20世纪60年代前后,他的爷爷带着父亲,从老家湖北麻城迁到安徽宁国。“大概十八九岁的时候,我听父亲说祖籍湖北麻城。近些年,父亲与老家亲戚也有走动,但我从来没去过,真不知道祖籍具体在麻城哪里。”

看到父亲坚定的眼神,熊楚英充满了敬佩。只是让他这辈子都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特殊时期,自己竟与湖北以这种方式不期而遇。

“我名字里就有个‘楚’字,是我的辈分,可能这就是我与湖北的缘分吧!”熊楚英说。 

直奔武汉

熊楚英的家在宁国市河沥溪街道。当天下午两点半,他先打车去宁国市区,与同去武汉的同事王慎才汇合。

“我俩都是中通快递的货车司机,平时各开一辆九米六的大货车。这次领导考虑去武汉太远,让我们一起去,开一辆车。”下午四点多,他们驾车来到宁国市仙霞镇盘樟村,从这里装上了100箱共10万只口罩后,就近登上高速,直奔武汉。

一路上,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两人在车上闲聊时,熊楚英惊奇地得知,王慎才的祖籍也在湖北。“他好像是孝感那边的,具体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反正跟我家差不多,都是早年他爷爷带着父亲,挑担子来到宁国定居的。”

与平时在高速上开车送货相比,熊楚英发现,此去武汉,一路上没见着几辆大货车,只有少量小车在跑。熊楚英介绍,他们是从宁国上高速后,途经宣城、铜陵、池州、安庆、九江、黄石、鄂州,凌晨四点多从武汉下的高速。

“老板说,要尽快把货送到武汉,所以我们路上轮流开,除了在鄂州服务区吃了碗泡面、加油,路上基本没停。”

 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自当天10时起,全市的航空、铁路、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

武汉“封城”,疫情可想而知。“凌晨四点多,我们从武汉下高速时,老远就看到高速出入口警灯闪烁,心里也陡然紧张起来。”交警看熊楚英驾驶的是皖P车牌,劝他们返回。“我说我们是来送口罩的,交警检查、登记、核实后,给我们发了张‘特别通行证’,才让我们下了高速。”

与想象中的武汉街头完全不同,熊楚英原本以为武汉街上会有很多人,有点乱。“可能是我们达到的时间在凌晨,只看到每个路口都有交警执勤,还有环卫工打扫卫生,他们都戴着口罩。不少小超市的门都开着,但路上没什么人。”

半个多小时后,熊楚英将车开到指定地点——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和当地工作人员一番寒暄后,对方协助熊楚英和王慎才将10万只口罩一一搬下车。

清点无误后,他们没在当地逗留。当地给他们开了张通行证,安排专车开道,将他送到高速入口。 

自我隔离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医院里紧张的画面,但熊楚英在送货的地点,真真切切感受到当地紧张、忙碌的氛围。

“我们从宁国装货时,仓库送了我们两盒口罩。听说是日本进口的N100,高级货。”车子驶入湖北省界,熊楚英和王慎才渐渐紧张起来,他们将口罩戴紧。一直到车子驶出湖北省界,他们才将口罩摘下。

1月26日下午四点多,车子即将从宁国下高速。熊楚英给父亲打电话报平安。“我就不跟你们见面了,你们帮忙再带几天孩子。网上说,这种病潜伏期有一两个星期,我还是先自我隔离几天,万一不幸染上了,就害了你们了。”

熊楚英的住地距离其父母家不远,骑电瓶车大约需要5分钟。“这几天,我哥每天给我送点菜放门口,等他走了我再开门去拿,自己在家做饭吃。”除此之外,医生每天到他家里测量体温,“这几天都很正常。”

“一个人在家隔离,连父母、儿子都见不到,后悔当初送货去武汉吗?”面对记者的提问,电话那头的熊楚英笑了笑,“怎么会后悔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何况湖北也是我的老家呀!”

“还有几天假,正好可以睡睡觉、看看电视、玩玩手机。有时候想儿子了,就给父亲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熊楚英说,他想跟儿子视频,可又怕孩子闹,“再忍几天,观察观察再说吧。”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权威消息

(编辑 何肖南)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