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新闻1+1丨疫情是否比SARS严重?是否会传染宠物?白岩松连线专家答疑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年01月30日 01:5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接下来,白岩松连线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院长张定宇,金银潭医院是武汉最重要的传染病防治医院,12月29日接受了第一批确诊患者。院长张定宇的妻子也是医生同行,且在1月13日不幸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白岩松:我想首先大家可能非常关心的是您的夫人1月13日的时候也不幸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现在情况如何?

张定宇:非常幸运的是她已经康复出院,感谢大家的关心。

白岩松:12月29日的时候有7个患者,其中4个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时接到这个病人您的判断是什么?

张定宇:因为在收到这些病人之前的12月27日,我们在武汉市卫健委的领导下,做了一个研判,可能怀疑这些病人是一个冠状病毒感染,但是是什么样的冠状病毒我们不清楚。所以我们收到这个病人时心里面是有底的,并不是感到特别的突然。

白岩松:从什么时候开始,患者突然增多,您感觉可能有点不对了,它可能正在扩散?

张定宇:我们是一家传染病医院,所以实际在29日以后的30日、31日转诊的病人逐渐增加,我们的压力逐渐升高,这个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个疫情可能有些严重,有点超出我们当初的想象,我们的ICU病房只有14张床位,在14张床位收满了以后,我们清空了我们另外一个病区,就是我们南六楼病区以及现在的南六楼的ICU病房,里面逐渐地在收治新的病人,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感觉到潜在的危险。

白岩松:其实在之前的时候信息传递的并不太公开,1月20日的时候,全国都已经知道这样的信息,医院是否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患者开始增加,包括发热的市民也开始到你这家医院来,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压力有多大?

张定宇:实际上我们的压力一直是持续的,不是到了1月20日我们才感受到这个压力。整个城市对我们的影响应该来说是病人的持续增加,但是我们的门诊并没有,因为我们是一家转诊医院,我们的门诊没有明显的增加,可能我们的一些兄弟医院,一些综合医院,他们发热门诊的病人有骤然增加的态势,所以我们感到的压力更多的是我们医务人员,长期工作了将近三个星期这么一个状态的压力,而病人还在持续的增加。

白岩松:当越来越多的患者转诊到你这家医院之后,采用的治疗方法是什么?因为它毕竟没有特效药,现在回头看采用的治疗方法是否是合理的,是不是基本没有后遗症呢?

张定宇:它是一个病毒性疾病,是病毒性肺炎,很多病毒性疾病都是一个自限性疾病,而我们的医生能够帮助到大家的都是一些对症治疗,一些辅助治疗,比如说氧疗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以及我们的抗菌治疗和一些支持治疗,都是支持病人度过炎症期的一些手段,帮助病人康复。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康复病人的情况还是比较好的,有出院的病人会有一段时间纤维化的过程,以及纤维化的吸收的过程,估计这些病人的恢复还是比较乐观的。

白岩松:这个病非常非常特殊,都采用这种隔离的方式,这就意味着没有义工,没有病人的家属在身边,那请问护士和医生要承担多少额外的工作?

张定宇:这个工作量可能是平时的3到5倍,因为我们的这种特殊的病人我们要穿上我们的隔离服,这种隔离服并不是特别的透气,穿上这隔离服以后,要替这些患者服务,把他们的生活护理以及医疗护理都要完成。我们的这种工作量都是非常巨大的,我们的护士要把病人吃的一些餐食,以及他生活的垃圾,做集体清运,从病房清运到垃圾暂存间,这个工作量应该是比平时多很多倍,因为病人完全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

白岩松: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到今天晚上8点,在金银潭医院不幸离世的患者超过了40例。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医院要怎么去面对他们的遗体?

张定宇:作为一个传染病医院,我们有一套来处理这种遗体的方法,怎么样保证这些病人的遗体既能够得到清洁,又不会污染到其他的环境,又能够保证逝者的这种尊严,这是我们的护士以及我们的临床大夫平时就有的训练。只是很遗憾的这些病人的家属不能见到他的亲人,遗体直接由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做一些对接,家属可能要做一些签字之类的一些工作。

白岩松:2018年的时候您就确诊是自己是渐冻症,它是不可逆的。但您是医生,您是否能透露这一次才说出来,它意味着什么?这个疾病会怎么样向后发展?

张定宇:我这次跟大家说这个事情(渐冻症),主要是因为我们医院要接待很多的专家,有很多重要的领导也很关心这家医院。我经常会陪同大家走访,他们也要视察一些地方。我在行走过程当中有明显的跛形,同时有时候就不能亲自下去接送一些大的专家,我感觉到这很不礼貌,这个时候我觉得有必要还是告诉大家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干脆还是很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就像我们坦然对待现在的疫情是一样的。

白岩松:问您一个残酷的问题,它给您留的时间和发展方向是什么样的?

张定宇:实际上我很早都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很幸运的话,它会给我8到10年以上的时间,如果不幸的话,再给我最多5年、6年的时间,但是我会很好的去用好这些时间,很好的享受生活,享受人生。

白岩松:此时我不想煽情,我只想说张大哥您一定要保重。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权威消息

(编辑 郭华)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