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世界周刊丨石油价格“活久见”!“负油价”背后 是难测的世界局势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年04月27日 03:2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进入2020年的这几个月,可以用“风云突变”来形容。本周,继经济“负增长”、银行“负利率”出现之后,“负油价”一词也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突如其来的“负油价”意味着什么?它又会对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视频 | 世界周刊特别报道:“负油价”的背后

4月21日凌晨,美国WTI原油期货的5月交付合约价格跌至-37.63美元,这意味着石油卖家需要倒贴钱给买家才能完成交易。而这一前所未见的“油价崩盘”的迹象早在一个半月前就出现了。

3月6日,在第八次OPEC+部长级会议上,沙特未能说服俄罗斯接受减产提议。这意味着,从4月1日起,OPEC+各产油国的石油产量将会大幅增加。这使得3月9日,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价格降低到27.34美元一桶;美国三大股指也应声熔断。

如今油价能跌到负值,更超越了一度偏爱能源股的股神巴菲特的想象力,“很多年前我就说过,只要你在市场里,什么都能见到,我活了89岁才见到这个场面。优惠政策整理

石油减产致油价提升?变数还很多 

回到一周前,世界还对油价充满着乐观情绪。

4月12日,石油输出国组织、俄罗斯和其他生产国达成了一项历史性的减产协议:自2020年5月1日起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首轮减产,将削减每天970万桶的产量,约占全球石油产量的10%。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削减。

而到2020年7月至12月期间每日减产800万桶;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期间每日减产600万桶。

5月份之后,由于石油的减产,油价因此提升的概率也比较大。

在当时的一些投资者看来,赶在5月份之前买入6月份之后交割的期货,风险相对较小。

然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当4月21日,5月份交割石油期货定价日期来临时,究竟会以什么价格成交,就充满变数了。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 佩斯科夫 这是一次投机性的交易时刻,与5月份期货交割结束日期有关。当然,它不应该被看作一个世界末日时刻。

在加拿大皇家银行全球大宗商品专家克罗夫特看来,这次价格波动和全球最大的原油上市基金“美国石油基金USO”大规模调整持仓比例、持仓策略有关。

由于近期油价大跌,大批试图“抄底油价”的投资者涌入了美国石油基金,使该基金的资产规模一度达到41亿美元,这也带来了经营风险。

4月17日,美国石油基金宣布,把原本100%投资于近期合约的持仓比例调整为“80%近期+20%第二个临近合约”。但这一自保的举动仍然没能逃脱资本大鳄的狙击,空头们押注美国石油基金不可能真的现货交割,于是采取“沽空”的方式大批卖出5月合约,导致美国石油基金手中仍有约10.8万份5月合约无法平仓,油价“熔断”崩盘。

特朗普:如果你展望未来一个月,我认为油价应是25或28美元一桶,很多人被套牢了包括投机者。我们有很多人不太高兴,因为他们中招了。如果你看看状况,你会发现它更多的是一个财务问题,而不是一个真实的石油情况。

投机客们热衷投资石油期货,

世界对石油的真实需求又有多少呢?

VLCC:疫情下全球需求的体量最大的物品

美国西得克萨斯二叠纪盆地,是美国最主要的页岩油产地。如今,石油过剩的阴影正笼罩着这一地区。

美国标准普尔全球普氏石油价格报告主管 斯万:过去一个月里,供过于求的夸张程度,我们从来没有见过。

疫情当前,全球需求的体量最大的物品是什么?

是呼吸机?是口罩?都不是。

VLCC,也就是超大型油轮的缩写。

4月22日,在美国加州洛杉矶市的长滩港,就有多艘超级油轮停泊在这里。据彭博社报道,30多艘油轮停在长滩至旧金山湾水域,油轮上载有超过2000万桶原油,约等于全球一日耗油量的20%

目前全球已经动用了多达60艘超大型油轮,预计储存了约1.6亿桶原油。上次储量超过1亿吨还是2009年金融危机的时刻。路透社预计,未来几个月内用于储油的VLCC数量还将增加100~200艘。

与拿来当浮动储油罐用的超大油轮相对应的是,全世界大约68亿桶的陆上石油储存容量,已经有近60%被填满

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市是WTI原油期货的交割地点,当地油库能够容纳8000万桶石油。但目前,仅剩2100万桶的空闲存储空间,只相当于美国石油产量的两天。加勒比海和南非的仓库几乎完全用完,安哥拉、巴西和尼日利亚的仓库也可能几天内就会用完。

“负油价”:新博弈的开始

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崛起,以及美国作为石油净输入国,形成了美元和石油挂钩的“石油——美元体系”。“石油——美元”模式既维护了美国的霸主地位,又维护了西方的经济体系。

如今,当美国也成为石油净输出国,并且开始和欧佩克正面交锋时,旧有的“石油——美元体系”正面临冲击

美国油价崩盘的第二天,2020年4月22日,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成立41周年。伊朗航空航天部队司令哈吉扎德宣布,伊朗当天在中部沙漠基地通过本国研发的“信使”运载火箭将首颗军用卫星“光明一号”送入轨道。

伊朗航空航天部队司令 哈吉扎德:火箭的发动机使用固体和液体燃料的混合物,通常只有超级大国才有这种能力,这也只是少数几个国家才有的能力。

对于伊朗的新动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我已经指示美国海军,只要伊朗在海上骚扰我们的舰船,就击毁所有伊朗炮舰。”

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曾说过:“一旦爆发危机,美国总统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在问,我们的航空母舰在哪里?”

4月22日,法国军队卫生部门负责人杰内洛透露,法国“戴高乐”号航母编队共有1082人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值得注意的是,已经”中招“的“戴高乐”号航母在3月4日曾和美国“艾森豪威尔”号航母举行了联合海上演习。

而艾森豪威尔号是目前唯一活跃在中东和地中海地区的美国航母。此前和艾森豪威尔号搭伴的杜鲁门号航母也已经紧急到美国东部外海区域锚停。

本月16日,美国防长埃斯珀在接受NBC新闻采访时曾被问到,伊朗是否正在试探美国是否因疫情而变弱?埃斯珀回答说:这很难判断。

而如今,在油价波动的微妙时刻,打出石油牌进行“试探”的玩家不只一个。

4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鉴于低油价,将会补充更多的石油战略储备,“正如你所看到的创纪录的低油价,它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我们正在填补我们的国家石油战略储备,我们正在寻找多达7500万桶的储备。”

这被媒体解读为美国试图为提振油价而“兜底”

然而,由美国政府买单的7500万桶原油究竟是来自何处,并没有明确的说法。

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的第232条款是美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一项条款,授权美国商务部对特定产品进口是否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进行调查。

在美国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克莱默看来,美国正在与沙特、俄罗斯和墨西哥展开一场“油价战争”,如果欧佩克的“领头羊”沙特不削减石油产量,美国有理由以威胁到本国市场为名,削减从沙特进口石油的配额。

2019年,美国原油的产量达到每天1787万桶,正式成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国。从世界原油产量排名上看,美国排名第一,产量份额高达18%,沙特13%、俄罗斯12%。全球原油市场供应格局也由此前的欧佩克一家独大,形成美国、俄罗斯和沙特的“三足鼎立”的局面。

2019年下半年,美国正式实现了70年来首次能源净出口。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页岩油和沙特产原油都属于轻质油,导致美国的炼油厂更倾向于进口一些重质原油。

而世界重质油的主要蕴藏地,一个是委内瑞拉,另一个是伊朗,目前和美国的关系都不好。

国际能源署认为,2024年之前,全球新增石油供应的70%以上将来自美国,且有望在未来5年内取代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出口国。

石油分析师 米尔斯:美国这有点虚伪。因为过去三到四年中,增加石油产量最多的国家是美国,而不是沙特阿拉伯或俄罗斯。当然,美国在这方面具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我认为美国人的抱怨,是在鼓励沙特去做一项他们已经准备好让步的交易。

石油不仅仅是经济的血液,也是引起世界不安定的根源之一。而从历次石油危机和中东战争来看,不管石油消费如何疲软,一场地区性战争就足以消耗掉大量石油,使油价重回高点。也正因为如此,油价的动荡无疑会对世界局势产生重要的影响。

法国财政部长 勒梅尔因我必须严肃地说,石油价格的崩溃对全球经济构成了威胁。这场经济危机是我们所经历的1929年的大萧条以来的最糟糕的危机之一。

沙特前石油部长谢赫亚马尼曾说过:

"

石器时代之所以结束,

不是因为石头用完了,

石油时代也将结束,

也不是石油用完了。

尽管新能源革命正在全世界推进,

但要想真正撼动石油的地位,

仍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

从这个意义上说,“负油价”并不意味着旧有的“石油时代”的结束,而是新博弈的开始。


(编辑 王丹妮)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