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高校教师职称不再“唯论文”,手握500余篇SCI论文的网红教授怎么看?

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之声 2020年07月28日 23:3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近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日前起草了《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不简单把论文、专利、承担项目、获奖情况、出国(出境)学习经历等作为限制性条件。逐步规范学术论文指标,论文发表数量、论文引用榜单等仅作为评价参考,不以SCI(科学引文索引)等论文相关指标作为前置条件和判断的直接依据。

这一意见一经发布,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也引发一些争议。支持者表示,学生苦只会闷头写论文、讲课烂到家的老师久矣,应当大力推广这一举措。反对者认为,教授应该具备较高的科研能力,不然可以评高级讲师。

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节目采访了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郑强,听听他怎么说。

不唯论文不等于不要论文

今年刚刚履新的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郑强是一位“网红教授”,人称“强哥”。他作为网红的一个重要标签是——“论文等身”,他曾在公开场合说,平均每年发表SCI论文33篇,科研经费2300万元,累计发表SCI论文520多篇。 

△ 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郑强

他认为这份《征求意见稿》的核心是“不唯”,即从根本上扭转单一的学术评价方式。“过去我们没有对科学和学术评价进行实时调整,而是完全依赖于一种标准,所以关键的问题不在于论文评价本身。”不唯不等于不讲学术论文。论文本身是有其积极的意义和价值,我们不能全盘否定论文评价体系。

“大学如果不以学术来教学,那么它就是高中的延续,是培养不出一流学生的。”郑强说,“如果中西部地区的大学在还没有达到顶尖大学先进的教育和科研水平时,只用教学水平来评价,那么这些大学的高等教育将永远达不到先进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葛均波也持有相同观点,他表示,“破除唯论文,并不是说让大家不要写论文了,而是要破除‘以论文论英雄’的人才评价机制,营造正确严谨的学术环境,反之则容易滋生诸如买卖论文的不正之风,让学术不端人员有机可乘。”

△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葛均波

采取分类管理,不要用一把尺子衡量所有大学和老师

不唯论文后该怎么办呢?

郑强表示,政府可以给出指导思想和原则性意见,然后不同地域、不同学校再结合实际进行分类管理,分类评价。

每一个地区和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点,也有自身存在的价值。“如果用评价北大清华的尺子来评价所有的大学,其它学校也就没办法生存了。”比如,在同一的评价体系下,偏远地区的大学和顶尖大学相比没有任何优势,但是它们也有存在的价值,为社会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它们的价值不能只用学术这一把尺子来衡量。

管理者不能以单一的政策来管理大学。同样,我们也不能简单地以一个因素来评价老师。

郑强说:“很多成功的大学都把老师分为学术型、教学型、学术为主型,教学为辅型、教学为主型,学术为辅型以及服务社会型,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分类,也比较符合中国的国情。”

从科研和教学的实战经验来看,郑强认为不同年龄段的老师应该采取不同的评价方式。年轻的教师应该主要强调学术水平的提升。“当一个刚毕业的博士进入大学以后,如果他不抓紧在学术上有所建树,过早地所谓搞书本教育,不仅上不好课,也耽误了他在学术探索上的黄金时期。” 中老年的老师或者已经取得一定学术地位的杰出的学者们可以强调教书育人。“因为他们可以把课堂知识结合实际的科研成果传授给学生,比枯燥的书本要生动得多。”

他建议,“刚毕业的博士起码用3到5年的时间,主要从事科学研究,同时跟着老教授、名教授当助教,到了45岁至50岁,有了一定的学术经历,甚至学术成就以后,开始把自己的荣誉和幸福转化为育人。”

建立新的评价体系任重道远

国内已经展开果多次关于破除“SCI至上”和“唯论文”导向的讨论。

今年2月,科技部和教育部先后印发《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的通知和《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要求全国高校以及相关科研单位改进科技评价体系,破除项目评审、机构评估和人才评价中“唯论文”的不良导向,强调对科研成果实施分类评价,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

今年两会期间,多名科学界和学界的代表委员都提到了破除“唯论文”的不良导向,建立正确科学评价体系。

郑强认为,“真正的改变还是需要一定的过程。中国的教育管理者和科技管理者要在这方面进行价值观的教育和引导。”

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人才分会秘书长陈志文表示,破除“SCI至上”理论上是正确的,但在实践中是艰难的。建立新的符合中国国情文化的科研、人才评价体系任重道远,需要大家共同努力。需要注意的是,科研成果评价体系的改革就如同高考改革一样,需要要更科学全面,但不能缺了公平公正。


(编辑 邵希炜)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