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行走成昆线丨风雨成昆线 三代铁路情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年10月07日 13:0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我对这个铁路

比我的生命还看得重要

我自己修出来的铁路

我要自己养护它

而且我还想我的下一代 

我的子孙 都要在这个铁路上

为这个铁路服务到底”

陈大平,今年已经74岁了。1964年,陈大平参军入伍,成为铁道兵的一员,刚入伍,就投入到了成昆铁路的建设中。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这个铁路是一条重点铁路,因为它关系到我们国家安全的问题,所以说毛主席很关心这条铁路,所以说我又当了三年兵。

整整6年的铁道兵生涯,在成昆线上挥洒的青春,是陈大平最难忘却的记忆。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这个时候我们想起,很艰苦,因为当时说老实话,我们的设备是很差的,机械上是没有的,最好的机器就是风枪,打隧道的时候,每个人都拿一把风枪打,人都要弹晕,一天打到黑,打了以后,你看我们下班以后,根本看不到人,脸上全是泥浆。最多的时候48个小时没有睡过觉,什么状况,像我们放了炮就喊人们全部到外面去等到,就等的这会时间全部睡着,站着就睡着了,就这么苦的,从来没听谁发牢骚。

尽管当年铁路建设非常艰苦,但铁道兵们却斗志昂扬,有时还利用空闲时间,和战友组织篮球比赛,回忆起来,也是苦中有乐。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打篮球都要戴安全帽,因为里面全是山,猴子也要看我们打篮球,我们一投球,他们也要跟着我们投球,就把石头甩下来,你如果不戴安全帽,就会受伤。

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建成通车,打破了外国专家认为这里不可能修成铁路的断言,通车那一天,陈大平终生难忘。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最激动的地方是,我们就坐着从峨边出发的火车,从我亲自打的隧道出去,心里很舒服,我们自己修的桥,我们自己修的路,说不出来当时的激动。

成昆线通车,陈大平也退伍了。之后,他选择到原成都铁路局彭山工务段工作,直到退休,陈大平与成昆铁路相伴整整37年。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这座桥我们彭山工务段维修了几十年,现在这段桥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它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我也完成了我的历史使命,现在是新桥,这就是新的岷江二桥,由下一代继续来完成他们的任务。


陈大平的儿子——陈勇,在成昆铁路上也已经工作了26年,当兵退伍后,按照父亲的愿望,陈勇进入成都铁路局,当时,成昆铁路正在进行电气化改造,陈勇选择了一个全新的工种——接触网工。

成都供电段眉山供电车间接触网工 陈勇:我们天窗点都是在零点到三点左右,都是夜间作业,检查我们的吊绳,检查线架,螺丝有没有松动,线架落巢没有,我们的工作性质有点黑白颠倒了,经常熬夜也是慢慢习惯,工作需要。

成都供电段眉山供电车间接触网工 陈勇:接触网工就是成昆铁路电气化改造以后一个新的工种,它的主要职责就是首先保证我们的接触网设备正常运行,保证电力机车每天能够正常运行。

工作二十多年,从彭山到思蒙段五十公里铁路,陈勇走过无数遍。过去,是听父亲讲述成昆线上的故事。现在,自己的人生也早已融入了成昆线。

成都供电段眉山供电车间接触网工 陈勇:成昆线本身也算是我们中国铁路线比较复杂的一段路,我工作这么多年,我也真正理解了这份工作,也理解了父辈给我们选择的这条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职责。

陈源鑫是陈大平的孙子,今年21岁,作为铁路家庭的孩子,从小就对铁路有不一样的感情。

△陈家祖孙三代:(左起)陈源鑫、陈大平、陈勇

2020年,陈源鑫从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毕业,学的是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现在入职成都地铁已经有3个月了。

成都地铁站务员 陈源鑫:成昆铁路的事情大多都是从我爷爷那里听来的,他经常给我讲他当兵的时候在铁路上的一些故事,我小时候也经常去我爸爸的单位去玩,对铁路还是十分向往。

国庆中秋双节,陈源鑫因为工作不能休假,一家人一起从彭山到成都团聚,陈源鑫邀请爷爷和爸爸来自己工作的地方参观,这也是陈大平生平第一次看到地铁。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今天我亲自到这里来看了一下,工作非常繁忙,这个大都市的地方,他在这里为大家服务也是一样的。


50年前

铁道兵和筑路工人不畏艰险

创造人间奇迹

参与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 宁祥友:我们出来的时候很艰苦,一块床板,一个小背包,住的也没有房子,是住在隧道里面,把床板丢上去,那个就是床了。

参与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 李少石:那天晚上我是7点15分进去,我把拱架才架好,水平仪测量时,就听见顶上“嚓嚓嚓”地响,我说“不对,今晚可能要塌方!”刚刚把架子一弄好,我头上就挨了一坨,“嘣”的一下,就把我敲晕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是一片黑暗了。每一个隧道门口,都有我们牺牲的战友。想想他们,我是算最幸运的了。

参与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 王元述:没有怕的!就跟打仗一样的,只能说往前冲,没有哪个兵往后退的, 都是往前进。没有谁怕的。

原成都机务段成昆铁路首发司机 彭明清:1970年7月1日(通车典礼)那个镜头(场面)很隆重,山上都是人,可能有一万多、(近)两万人,到处都是人,隆重得很,走到哪里就停着,就在那里演出,到处都是人。第二天出来拍电影,拍电影正好又是遇到我当班。

正好就把我弄到荧幕上去了。我感到很荣幸,因为啥子,既然相信我了,我必须不能出任何事情,要完成这个光荣任务。 

原成都车站售票车间主任 杨世贤:刚开通的时候成昆线上的列车就只有一对,买一张车票,旅客要排很长时间,我们也没有办法,那时候人员就只有那么多,车辆也很少,满足不了。

特别上车检票的时候,门口人多,上车以后车都超员,上不去怎么办呢,我们服务员就上去推,往车里推进去,还有从窗子爬进去的。 

50年来

铁路人养护改造成昆线

始终如一 默默奉献

原西昌工电段西昌工电车间副主任 李果:成昆线有一句流行语,也是顺口溜,口头禅,就是“金(沙)江的太阳,马道的风,普雄落雨像过冬,燕岗打雷像炮轰”。这主要是形容成昆线的艰苦艰难,你像普雄,只要冬天到了十月份以后,水管都冻结了放不出水来。

原昆明局集团广通工电段党委书记 李金:50年养路人的坚守,真的非常不容易。在成昆线的一些小站,背靠大山,面对金沙江,我们在工区的时候,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慢车到的时候那两分钟的快乐,为什么呢,因为慢车到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旅客,那一刻我们就可以感到回归社会的那种感觉,特别孤单。

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档案史志室 王福永:有种精神叫“成昆”。整个成昆铁路,牺牲了2100名铁道兵和修路民兵,就意味着每公里倒下了两个人。

到现在已经整整50年,这些铁路职工继承了成昆精神、铁道兵的精神吧,默默在小站上奉献,他们耐得住寂寞,50年下来,成昆线依然服务于大西南。


(编辑 田野)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