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北美观察丨全球抗击新冠能力排名 有多少错可以重来?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1年07月20日 09:5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美国彭博社在财经资讯领域的地位显赫,但是这并不意味这家媒体所有的新闻报道和分析都具备高公信度。这不,两周前该社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抗击新冠能力排名”,堂而皇之地将全球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美国排到了第一名,而全国性疫情早早结束的中国,排在了第八名。彭博社近年来涉华报道的不靠谱程度,与“大前辈”《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比起来不相上下,甚至这次还自主创新,自创排名。应该说彭博社“居然还能”把中国排到第8名,想必也是捏着鼻子强忍不适了罢。如果说贬低中国是彭博社的一贯操作,尚能理解,那把抗疫工作一塌糊涂的美国排到第一名,只能说彭博社在滑天下之大稽,自毁招牌了。

缺少专业背景的排名者

这份“全球抗击新冠能力排名”和相关方法论的署名作者基本被Jinshan Hong和Rachel Chang两个人包揽,他们都是彭博社在香港的记者。其中Rachel Chang与公共卫生的关系,仅限于其2019年后的业务中有医疗新闻,其学术和职业经历完全同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的数据分析没有关系。而Jinshan Hong的资历更浅,2018年进入彭博社担任消费品新闻记者,目前还在攻读MBA课程。作为“国际知名媒体”的彭博社,这样一份时常更新,面向全世界财经精英的“全球抗击新冠能力排名”,竟然是两个没有任何公共卫生背景的记者攒的,其可信度首先就打了巨大的问号。

缺少科学知识的排名术

估计有人会说,虽然记者是门外汉,但没准她们咨询了很多学术专家的意见。那我们就再看看由这两人介绍的统计方法。她们使用了不少于10项权重一样的指标,并且这些指标每一版都有很大的变动,比如疫苗这项,去年11月刚推出时用的标签是“获取新冠疫苗的能力”(Access to COVID Vaccines),具体的采样数据令人匪夷所思,是每个国家与疫苗供货商签署的合同数量,到了去年12月的版本,变成了合同预计的交货疫苗总数量和国家人口间的百分比(考虑到国家体量,这种数据非常不利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无论是合同数量还是预计的新冠疫苗提供量,都不该称之为获取新冠疫苗的能力,顶多视作“未来可期”,这样的指标,与其他变量如每十万人确诊人数,每百万人死亡人数等参数拥有同样的权重,是件非常滑稽的事情。如果读者们还有印象,会记得2021年年初西方各国哄抢疫苗的混乱场面,控制疫苗生产的国家大肆囤积,甚至要求在欧洲大陆生产的疫苗优先供应英、美等国,大量疫苗供应合同无法按时履约。更糟糕的是,彭博社定义这个变量时,完全不考虑每一款疫苗的具体功效和副作用,比如之后因血栓问题,而被很多发达国家弃用的阿斯利康疫苗。总而言之,将嘴炮当成防疫能力,实属猴儿抓虱子——瞎掰。

具体到中国的排名,就因为指标含义的改动,由去年11月时的第8名(这已经很可笑了)跌到了去年12月的第9名。中国当时已经控制了疫情的全国性蔓延,每月的新增本土病例基本为0,而去年12月排名第10名的丹麦,每10万人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为1093人,但因为其所谓的“获取新冠疫苗的能力”为172.4%,比中国的76.6%(这些百分比都是彭博社自己统计的)高了一倍还多,其总排名只比全月没有新增病例的中国少不到2分。这种将政府放的卫星,同真实数据等量齐观,完全是在侮辱统计学。

△去年11月和12月的排名,由于疫苗指标的定义发生了变化,中国由第8名变为第9名。中国无法排名榜首的最重要原因是彭博社将人类发展指数和全民医疗覆盖率(这个数据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得出的)当做了指标。

缺少常识底线的排名法

2021年6月底发表的最新一版排名,就只能用离谱来形容了。为了让美国排名第一,彭博社加入一个新的大类别“重开进程”(Reopening Process),里面包含“封城”严重程度,疫苗接种率、航班载客能力和航线受限程度。其中“封城”严重程度和航线受限程度显然是针对中国的。在两名排名者看来,“封城”措施越严重,得分越差,因为现在有疫苗了,再施行严格的“封城”措施没有必要(可笑的是排名公布后没多久,由于美国生产的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株的抵抗能力有限,又出现了疫情的反弹),反而会造成民众心理和经济方面的损害。无论是“封城”严重程度,还是航班受限程度,都是明摆着要拔高在政府防控方面躺平的美国的分数。再者,由于所有参数的权重都一样,彭博社塞入的变量越多,确诊人数、死亡人数等参数的权重比例就越低,这就进一步提高了美国的排名。全世界都看得见,中国早在去年就实现了经济的正增长,但在彭博社看来,你经济搞得再红火,不就区区一个GDP增长嘛,跟航班受限程度的权重是一样的。

△彭博社认为疫苗接种产生了“扭转全局”(game-changing)的影响,再施行严格的封锁措施反映的是抗疫的“失败”。这篇解释文章发表后半个月,美国的单日确诊病例数字再度因独立日的大规模聚集活动和德尔塔变异株的蔓延而暴涨。

△Jinshan Hong推特转推美国第一的最新排名,招来网友的吐槽。

缺少直面真相的排名度

有人会问了,这个啥“重开进程”,跟防疫有直接关系吗?重开的程度如何,应该视防疫的成功程度而定吧?像英国和美国这样不顾国内疫情重启经济,只会将急性病治成慢性病,长期来看反而不利于经济和人民生活品质的提高。这时候彭博社就会把排名的正式名称甩出来搪塞:“看到没有,这叫Covid Resilience,直面新冠肺炎时的‘韧性’。谁跟你说是对各国抗疫成绩的总结了?”哪怕英国和美国躺平,在德尔塔变异株肆虐的情况下重启经济,这只能说英国和美国很“坚韧”。彭博社利用人类语言交流中的不严谨性,故意使用了“韧性”这个模棱两可的词汇,让读者认为他们是在搞抗疫排名,在需要拔高本国成绩的时候,就重新对“韧性”一词进行了定义,但是人们由于思维惯性,还以为他们在搞抗疫排名。这也是西方媒体搞舆论导向时的常用手段。

话语权被垄断的排名

实际上,美国一些媒体和学术界利用自身的国际话语权,往往会出于各种利益目的,搞一些不严谨的全球排名,自己做主替全球民众评定优劣。新冠疫情暴发前,美国医学界赫赫有名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就整出过一份,评估国家应对传染病综合能力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美国排名第一,中国排在51名。新冠疫情给了这份指数的编纂者狠狠的一记耳光,乃至后来还有英国学者专门发表论文,确认各国抗击新冠肺炎的能力同这个安全指数没有相关性。其实细究起来,这份指数报告的主导方其实是美国核威胁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 NTI)组织,一个由媒体大亨泰德·特纳出钱,美国前能源部长莫尼兹和前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纳恩领衔,由美国民主党成员组成的“非政府组织”,数据征集则外包给《经济学人》旗下的智库。里面的指标充斥着西方的偏见,比如出现疫情时,政府雇佣私营企业协助防疫就能得更高的分,结果中国在这一领域得了零分。而美国的新冠疫情实践证明,不受政府有效监管的私人实验室,在疾病检测方面给政府帮了许多倒忙。《经济学人》还认为中国所有媒体的数据都不值得信赖,他们只采用外媒对中国的报道,因此给中国在流行病专家和流感国际应变机制方面都打了零分;世卫组织一项自愿参与的联合外部评估(Joint External Evaluation,JEE)项目,中国没有参加,结果由于JEE涉及的子指标非常多,中国得了一连串零分,导致中国在“合乎国际规则”方面只排在全球141名。这份“卫生安全指数”带有浓厚的政治背景和意识形态偏见,选取的指标数量庞杂且欠合理,主观指标太多,但却是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名义公布的。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恐怕地球上大多数的卫生专家和记者们都会坚信美国抵抗传染病“世界第一”。单从这一点来看,这种排名的危害和误导程度要比彭博社的“尬吹”严重得多。

△《全球卫生安全指数》名义上由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但领导团队中有大批核威胁倡议组织的人,其中项目领导伊丽莎白·卡梅隆是现任的美国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杰西卡·贝尔则长期在美国重要的防务咨询公司博思艾伦中任职,斯诺登在披露“棱镜计划”前是该企业的雇员。

长期以来,由于英美为代表的英语媒体在国际话语权上的绝对地位,导致各种水平低下,却符合编纂者利益的“国际排名”泛滥。这并不仅仅发生在公共卫生领域,打开CNN和其他“主流媒体”的网站,教育、经济、文化各个方面,都逃不开所谓的“国际排名”,这些排名的背后多带有浓厚的政治和商业动机。比如将教育当做支柱产业发展的英国,同时有多家机构在做全球大学排名,并通过指标的刻意设计,拔高英美系大学的排名。这不仅为英国大学和教育咨询机构带来了滚滚财源,也严重误导了很多国家的教育政策制定者。所以,读者们再次看到类似的国际排名时,不要被挂名的“声誉”所迷惑,有一颗刷“股神点评”时的戒心就对了。(特约撰稿 景肇)


(编辑 许谦)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