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世界周刊丨违反操作规程,危险品处置不当,拥有黑历史的美军实验室还藏有哪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1年08月02日 06:1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近期,随着新冠变种病毒继续在世界传播,人们对疫情的传播途径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各国媒体也越来越关注此前在传播链中被忽略的某些环节。德特里克堡美军基地,这个神秘的地点,越来越引人注目。那么这座神秘的堡垒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位于马里兰州的弗雷德里克镇,拥有着新英格兰乡村的美景。但美军最大的生化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则给如画的风景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德特里克堡基地由三片不相邻的土地组成:A区、B区和C区,总面积大约5平方公里。而德特里克堡的B区,有专供培养实验室动物的饲养场,以及六个大型废弃物填埋场,里面有生物废物、测试材料、化学废物和制药废物等污染物。

从1943年到1969年,德特里克堡一直是美国进攻性和防御性生物战研究中心。1969年,尼克松总统签署行政令,禁止进行攻击性生物武器研究,但防御性生物制剂研究仍在进行。

目前,全世界都在关注福岛核污染水的排放问题,而化学品泄漏也可以通过某种可辨的方式查证,但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细菌微生物泄漏则成为难题。

据美国广播公司2011年报道,调查人员在德堡附近发现了泄漏的橙剂、炭疽、武器化肉毒杆菌和放射性碳14。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2月,马里兰州米德堡军事基地居民就对军队建筑承包商科维亚斯提起诉讼,并闹到了国会。

米德堡基地的军士长努涅斯表示,自从科维亚斯接手房屋维护后,自家的地基、上下水道、通风系统等处开始出现大量“霉菌”,使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发生“霉菌感染”,导致多种“呼吸系统疾病”和其他疾病等“健康危机”,而军队一直推卸责任,不愿赔偿。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水系下游的米德堡基地其实距离德特里克堡仅70公里左右。

路透社注意到,军方把住宅维护项目转让给私人承包商被曝光,发生在特朗普2018年起准备挪用军事基建资金进行边境墙建设的微妙时刻,可能致使127个军事建设项目被搁置。

而近年来,美军基地住宅遭遇投诉已成普遍现象,问题包括发现“霉菌”“昆虫”“儿童铅超标”“老鼠”等,暴露出基地内部设施老化、管理错位的乱象,而军方把基地设施维护外包给私人,也隐含了各种风险。对此,弗雷德里克居民一直忧心忡忡。

贝斯·威利斯 弗雷德里克居民实验室建议委员会:所有的联邦实验室都设置在弗雷德里克,而弗雷德里克的生物技术产业又是当地人谋生的重要行业。这些实验室潜在的研究对象包括炭疽或者瘟疫,虽然不被看作是生物武器战剂,但是如果不能妥善处置,可能导致公共健康问题。

2019年7月11日,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斯普林菲尔德镇的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突然暴发疫情。费尔法克斯县卫生局的公告称,2019年7月1日至11日间,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一栋名叫“花园山脊”的公寓楼居住的263人中,共有54人感染呼吸系统疾病,其中23人住院治疗、2人死亡。

格林斯普林社区目前拥有1386间独立公寓,疫情暴发的公寓楼,能提供“熟练护理”服务。而该社区最近一次公开活动,是在6月19日开放了新装修的高档样板间,这说明疫情暴发前有外来施工人员进入社区。而7月10日发布的社区公告显示,病人发病症状为“发烧、咳嗽、身体疼痛、哮喘、嘶哑以及全身虚弱”,经过5~7日治疗通常会好转,但也可能转入危及生命的病症,如肺炎。而这些症状同新冠高度吻合。

7月15日,该养老社区住户中已有63人发病,3人死亡,养老院雇员中也有19人出现上呼吸系统症状。同一天,位于弗吉尼亚州伯克市的希瑟伍德退休社区也暴发了呼吸系统疫情,两地之间车程不到15公里。

7月17日,美国疾控中心从17个样本中,发现了“细菌”,但未能确认疫情暴发的原因。

耐人寻味的是,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距离德特里克堡基地仅有1小时车程,而疫情暴发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在关键时间节点上高度吻合。

7月12日,疫情暴发第二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向德堡发出了关注函。7月15日,死亡人数达到3人,另一处养老社区也发生疫情,CDC向德堡实验室发出“停止和终止”令,理由是“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净化废水”。7月18日,当从17个样本中检测出“细菌”后,CDC正式暂停了德堡实验室参与“联邦选择制剂计划”的许可证,而“许可证”列出的67种“选择制剂”中,冠状病毒赫然位列其中。

对于实验室的管理混乱,早有征兆。据德特里克堡发言人林登透露,2018年5月,马里兰州曾遭遇洪灾。德特里克堡基地内使用了几十年的废水蒸汽消毒设备被洪水淹没,导致实验室关闭几个月。于是,他们研发出一套新的化学消毒系统,但这需要改变旧有的操作流程。CDC在2019年6月对德堡实验室进行检查时,通过录像监控,发现了两起“泄漏事故”,不符合3级和4级生物实验室标准。

疾控中心在报告中指出,德堡实验室共违反了联邦处置药物和毒素的六项规定。其中包括,一名工作人员在清理有害生物废料时,打开了高压釜舱的门。增加了受污染空气逃逸或进入高压釜舱的风险。而操作人员自己也没有佩戴呼吸保护装置。另一名工作人员,在其他人对灵长类动物进行手术时多次进入室内,导致呼吸系统暴露。

2019年8月5日,《纽约时报》披露,世界权威细菌专家罗格斯大学生物学教授厄布莱特曾在一封邮件中警告说,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应该换回以前使用的蒸汽消毒系统,但这需要时间和金钱。

而从2018年5月的蒸汽消毒系统损坏,到2019年6月CDC突击检查发现2起在流程上的“泄漏”事件,一年间这家P3和P4级别的生物实验室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同样感到困惑的还有一个人。她叫玛特捷·贝纳西,在新冠暴发之前,她和丈夫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为美国军方服务。

事情起因于2020年3月19日,当时特朗普政府为了逃避疫情失控责任,拼命甩锅中国,把白宫讲稿中的“新冠病毒”手写改成了“中国病毒”。

3月20日,华盛顿调查记者乔治·韦伯在视频社交媒体中指出,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可能是最初引发疫情的“0号病人”。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一些视频指出,玛特捷·贝纳西通过自行车把病毒带到中国,她是作为美国自行车运动员受邀前往中国的。

韦伯通过一些公开资料,还原了贝纳西的一些背景。而根据2019年11月美国军方网站的报道显示,贝纳西目前在贝尔佛阿堡军事基地医院担任安全官,军衔是一级军士长。2013年,她曾在比利时举行的军事自行车锦标赛获得集体铜牌。2016年,贝纳西在马里兰州米德堡基地担任训练官。

韦伯还查到了另一个关联人物马特。CNN证实,马特是贝纳西的丈夫马修斯的简称,而马特从空军退役后一直在国防部工作。

根据美国军方报道,2019年10月20日,贝纳西参加了武汉军运会80公里公路自行车赛,第四圈还处于领先,但在最后的第五圈发生碰撞,导致头盔损坏,肋骨骨折。贝纳西当时拒绝接受治疗,回到了自行车上。在一些美国网友看来,刚办完军运会就在武汉暴发了疫情,这很奇怪。

贝纳西:他们说我把病毒带到中国,说我撞车后,散播了病毒,然后到(武汉)医院传播,但我实际上没去,这些(假设)都建立在我的自行车上藏着病毒,但我其实啥也不知道。

尽管存在着众多疑点,美方运动员是否在参加军运会之前就已经感染了病毒,这本来应是疫情溯源的重要线索,却被美国媒体一带而过,刻意回避了。

耐人寻味的是,2020年3月8日,弗吉尼亚州官方对外公布的第一名病例是在贝尔佛阿堡军事基地医院住院的海军陆战队士兵,而确诊地是美国军方最好的马里兰州沃尔特里德医疗中心,原因是弗吉尼亚州的医院直到3月底才具有能准确检测新冠病毒的手段。

那么,在此之前是否还有没被检测出来的病人?是否忽略了无症状感染者?或者美国军方刻意有所隐瞒?

而从地图上看,贝纳西工作的贝尔佛阿堡军事基地距离德特里克堡只有1个多小时的车程。距离曾暴发不明呼吸系统疫情的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更只有不到20分钟的车程。这些地点是否会有某些交集?

同样巧合的是,10月18日,也就是武汉军运会举行的同一天,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和盖茨基金会等在纽约皮埃尔酒店举行了被称为“神预言”的“事件201”演练。

演练假设病毒最初在巴西农场暴发,经葡萄牙,然后经美国和中国,最后传遍全世界,如果不加控制,会历经18个月,导致6500万人死亡。

引人注目的是,奥巴马时期的美国中情局前副局长艾薇儿·海恩斯参加了演练,而她的出席身份是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资深研究员”,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正是此次演练方案的整体设计方。

更巧合的是,2021年,海恩斯成为拜登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负责所谓“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工作。那么为什么这次演练会有如此未卜先知的针对性?美国中情局、军方研究机构和情报部门又扮演了什么样角色?


编导丨杨晋 余俍 许娜 张诚 鲁馨阳

编辑丨黄诗娴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