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环球深观察丨“美国沉迷于单边制裁的背后是美国的衰落”

央视新闻客户端 环球资讯+ 2021年09月25日 19:3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9月22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8届会议期间,中国、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白俄罗斯、古巴、叙利亚、津巴布韦、尼加拉瓜、玻利维亚十国常驻团在日内瓦共同举办“单边强制措施对实现发展权的负面影响”视频边会,讨论美国等西方国家单边强制措施严重侵犯人权问题,敦促美国等立即取消单边强制措施。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官网截图

同时召开的第76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伊朗、古巴、委内瑞拉等国领导人也纷纷在一般性辩论中发言,对美国在国际关系中大行霸权主义、新殖民主义、经济胁迫等手段进行痛批。

△伊朗总统赛义德·易卜拉欣·莱希指出,制裁是“美国的战争方式”(图片来源:联合国)

美国媒体也接连发文梳理和检讨美国政府多年以来对他国实施的单边制裁,并得出结论:美国现政府在本质上并无丝毫改变,而多年制裁不仅没达到既定目的,反而暴露和加速了美国的衰落。 

“滥用制裁源于美国的衰落”

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和外交学院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德雷兹纳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制裁合众国:经济胁迫的滥用》(注:美国全称为美利坚合众国,此文将美国国名改为制裁合众国),指出过去10年间,经济制裁已成为美国几乎所有外交问题的首选解决方案,然而这个方案根本不起作用。

△《外交事务》发表丹尼尔·德雷兹纳的文章:《制裁合众国:经济胁迫的滥用》

德雷兹纳在文中指出,在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美国政府平均每年对500家实体进行经济制裁。这一数字在特朗普任期内几乎翻倍。而拜登政府上任几个月内,就对缅甸、尼加拉瓜和俄罗斯实施新的经济制裁,而且对特朗普时期的经济制裁措施并未做出任何重大改变。

对此,德雷兹纳认为,再多的经济制裁也不能解决问题。

他引用了2019年政府问责局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即使是美国政府官员也不知道他们负责实施的制裁是否有效实现了美国的政策目标。美国针对伊朗、朝鲜和委内瑞拉的“极限施压”,即使动用了全部经济和外交力量,“制裁对象始终没有做出让步”。

事实证明,美国多年来对所谓敌人和对手特别是伊朗、古巴、委内瑞拉等弱小国家的制裁除了让这些国家蒙受经济损失和加剧它们的人道灾难之外,没有让任何国家屈服。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上个月在谈到有关恢复履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相关谈判时表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会取得任何结果。

哈提卜扎德:“华盛顿必须知道,如果继续对伊朗采取施压政策,那么美国除了面对伊朗的强硬抵抗之外,不会有任何结果。华盛顿应该基于目前的事实,改变其错误做法。” 

更讽刺的是,狼狈逃出阿富汗的美国现在又想靠经济制裁来切断阿富汗的经济命脉,干扰这个由它一手毁掉的国家的战后重建,导致的现金短缺不仅严重影响普通民众生活,也给阿富汗所有商业活动特别是小商户的经营带来了巨大困难。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近日表示,新政府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法律措施,以解除美国对阿央行的资产冻结。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截图

9月2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二十国集团(G20)阿富汗问题外长视频会议时明确提出,针对阿富汗的经济制裁必须停止。对阿富汗的各种单边制裁或限制应予解除,阿富汗的外汇储备不能当成对阿施加政治压力的筹码。

美国以为“经济制裁”是“重塑其他国家”的低成本妙招,实际上,更多分析认为这是黔驴技穷的表现。德雷兹纳继《外交事务》后,又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美国沉迷于经济制裁》的文章,进一步指出,“事实是:美国对制裁的执着与其效力无关,而与其他事情有关,那就是:美国的衰落。”德雷兹纳说:“美国不再是一个不受挑战的超级大国,二十年的战争、经济衰退、两极分化和新冠疫情削弱了美国的实力。沮丧的美国总统箭袋里的箭越来越少,因此他很快就会伸手去拿简单、可用的工具——制裁。”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诚如所言,美国政客们天天挂在嘴边的制裁早就不再起作用,甚至不再有威慑力。随着军事实力和外交影响力下降,美国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对别国颐指气使,为所欲为。 

“二级制裁”搬石头砸了自己脚

滥用制裁不仅没让敌人屈服,还让盟友越来越不满。

英国“环法视野”(lexology)网站的文章认为,在美军撤离阿富汗之后,美国准备进一步优先考虑将制裁“武器化”,但混乱的撤军过程已经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秩序中的领导地位,也就限制了其经济压力战术的有效性。

拜登在宣布阿战结束时宣称“这是为了结束一个通过大规模军事行动改造其他国家的时代”,但同时强调,“美国将继续追求其外交政策目标,通过外交、经济工具,并动员世界其他国家的支持”。换句话说,美国可能会采取更大程度地依赖经济制裁促进和保护美国海外利益的这种“低风险”和“低成本”方式。

△“环法视野”网站截图。

事实上,当下美国政府所谓从动武到制裁的转变并非一桩划算的买卖,因为经济制裁并不是“免费的”,“环法视野”网站文章指出,即使是在美国一方,制裁也只是将成本从政府转移到被迫放弃合法商业活动的私人行为者身上。因此,美国企业间接地、通常也是非自愿地补贴了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

△“环法视野”网站截图。

此外,美国的盟友也跟着倒霉:为了防止非美国公司填补制裁留下的经贸空白,美国实施了所谓的“二级制裁”,也就是强迫非美国公司也放弃与受制裁实体和个人进行被美国禁止的商业活动。如果外国公司不遵守规定,它们不仅会被切断与美国市场的联系,还会被切断与以美元计价的全球金融体系的联系——几乎没有公司愿意承担这种风险。美国的朋友和敌人都将“二级制裁”视为一种经济胁迫和对国家主权的严重侵犯。

△“二级制裁”示意图。美国制裁不仅管辖美国与目标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初级制裁”),还管辖第三国与目标国之间的关系(“二级制裁”)

在这方面,近日因潜艇合同违约事件感觉遭美国背叛的欧盟同样是首当其冲的躺枪者。国际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2019年就针对美国频繁的制裁行为发布报告表示,美国对欧洲公司的潜在毁灭性制裁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到来,欧洲要迎接美国“二级制裁”的挑战。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网站截图,美国制裁欧洲公司的预估成本

简言之,通过单边实施“二级制裁”,美国选择了胁迫而不是劝导。美国的这种高压手段往往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欧盟国家政府处理内政外交的能力,这自然会引起欧洲方面的高度反感,使西方大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和加剧。这种对盟友利益的严重侵蚀,是美国单方面实施“二级制裁”的一个未被计入的“隐性成本”。

要是认为美国的对外政策会随着白宫易主而改变就大错特错了。“环法视野”网站文章指出,许多人可能会把美国同盟体系中的这些裂痕归咎于特朗普的“非外交外交”,但问题远不止于此。

拜登当选总统后,欧洲国际关系理事会(ECFR)曾对11个欧洲国家的1.5万名受访者进行了调查,以评估对美国的看法,调查结果相当惊人:美国有了一位新总统,但仍不是一个新国家。欧盟主要成员国的多数人现在认为,美国的政治体系已经崩溃,他们希望在经济问题上对美国更加强硬。而且,他们希望自己的国家在美国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时保持中立,而不是与华盛顿结盟。

△欧洲国际关系理事会(ECFR)泛欧调查结果

尽管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保持其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然而,对美国领导地位的怀疑和西方联盟的分裂已经播下了种子,这将使拜登和未来的美国总统更加难以团结盟友,通过实施以美国为首的经济制裁来支持重塑其他国家。如果美国继续单干,它可能会发现自己越来越孤立。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地缘经济与战略项目资深研究员贾勒特·布朗克认为,美国的盲目自大最终会损害到美国自身的地位和利益。

布朗克:“制裁已经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选工具。制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被美国单方面使用,这些制裁极具侵略性,针对的目标也更多。美国的确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但它并不是一个不可替代的贸易伙伴。我担心美国的做法是一种危险的过度自信,因为只要有足够的政治和商业推动力,美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中心地位就会丧失,其他国家可以建立起完全避开美国的替代渠道。如果美国继续在制裁问题上过于鲁莽,过于激进、一味地采取单边主义,如果我们不展现出克制,不分轻重缓急,我们终将拱手让出这种推动力。”


策划丨王坚

记者丨原丁

编辑丨张晗

签审丨蔡耀远

监制丨关娟娟

新闻首页
分享到: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