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起底邪教“全能神”:​暴力教义洗脑制造事端 蛊惑信徒灭绝亲情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8年08月13日 14:47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高度精神控制 利用邪教破坏法律

出门聚会戴口罩,传递信息用纸条,互相称呼使用化名,不允许使用手机、上网,不可以看电视、听广播。这一系列听上去诡异又不可思议的做法却是大部分“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的日常生活。然而他们虔心膜拜的是早就被国家取缔了的邪教。今年7月31日,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就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而案件的背后都与“全能神”邪教组织有关。

△庭审现场

在7月31日的庭审中,四名被告人均是“全能神”邪教组织东北牧区的骨干成员。而这次集中开庭审理主要源于黑龙江省公安机关对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件的成功告破。

案件侦办负责人 郭勇胜:这个组织在拉信徒过程中,使很多的信徒离家出走,常年离家出走,给家属带来了很大的痛苦。

等级严密 自上而下设立四级组织 

警方侦查发现,“全能神”邪教自上而下设立了“牧区”、“区”、“小区”、“教会”4个等级严密的组织体系。其中,“东北牧区”涵盖东北三省以及内蒙古部分地区。

邪教骨干落网  揭开信徒失踪原因

2017年6月,经过缜密侦查,黑龙江警方在大庆展开收网工作,一举打掉了流窜的该邪教组织“东北牧区”的决策层,抓获了一批重要骨干。

随着大批邪教组织成员的落网,邪教信徒们失踪离家的原因逐渐被揭开。

案件侦办负责人 郭勇胜:这些年在信教过程中,教会会不断向他灌输需要他有更大的信心走出家庭,脱离家庭,来为教会全力去奉献,这也是在教会里面称之为“尽本分”。

离家“尽本分”在“全能神”信徒中很普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全国各地公安机关接到了多起“全能神”信徒家属的人口失踪报案。

今年刚刚19岁的小满正是黑龙江警方在此案中找到的。小满曾在参加中考时取得班级第一名的好成绩,但为了所谓“尽本分”,她直接放弃了读高中的机会。

小满:我不上学出来之后,那时候他们就说这已经算“尽本分”了,说如果“尽本分”做的好,你在世界末日,灾难当中才能生存下来这种。

在离家一年多的时间里,小满跟随其他信徒先后从吉林转移到齐齐哈尔,因为会做视频,小满为“全能神”“尽本分”的方式,就是躲在接待家中没日没夜的制作“全能神”宣传视频。

案件侦办负责人 郭勇胜:他们的窝点称之为“接待家”,接待家里面有专门的接待人员,比如说采购、做饭等等一些日常的工作由接待人员来做,在窝点里面,他们的生活极其简单,几乎没有一个正常家庭的生活的方式,比如说没有电视,没有冰箱,没有淋浴设施等等。

在接待家中,小满不能使用手机,不可以看电视看新闻听广播,不允许做任何与所谓的“神”无关的事。

大庆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副支队长 曹立楠:他们的教义就是不允许他们与外界联系,不许看手机,不允许看电视,看的都是他们自己内部发的那些书,小册子。

小满:半年多出去过两三次。

记者:那自己也没有想出去的想法吗?

小满:因为每天整(制作视频),就感觉时间安排的可满了,好像每天睡两三个小时时间都不够用一样,就也不会去想那些说出去玩或者啥的。不太会跟别人接触了,也不太会跟别人说话了一样。因为每天也不需要说什么话,也不需要你说话,只要能做做东西就行。

然而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却不会换来任何的酬劳,就连小满制作视频所使用的电脑也是自己花钱购买的。所幸黑龙江警方在找到小满后帮她找了一所正规的电脑培训学校,让她接受专业的视频剪辑培训,以便她今后可以凭一技之长在社会上谋生。

小满:当时那政委给我们联系了一个学电脑的学校,然后给我们拿了学费,让我们上那去学的。然后现在学了半年,然后出来那个学校给分配的工作,然后现在还一直干着呢。

组织头目是何人 如何以邪教发家

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小满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然而“全能神”邪教组织还在不断地欺骗拉拢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那么“全能神”邪教究竟是何时出现的,这个邪教的头目是谁,“全能神”所谓的“女基督”和“大祭司”又是如何被凭空创造出来的呢?

“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名叫赵维山,原名赵坤。1951年12月出生,黑龙江省阿城人。据赵维山的姐姐介绍,他们兄弟姐妹共有十人,赵维山是家中的长子。

赵维山姐姐:就是普通人,那个时候就是工人,就是在家过日子。

赵维山曾是一名铁路工人,后又在印刷厂、淀粉厂、制药厂等地工作,还自学过木匠。1976年赵维山与前妻付某结婚,几年后他们开始信仰基督教。

赵维山前妻 付某:慢慢他也跟着看《圣经》,长老念一段《圣经》,完了就讲一讲,慢慢他也拿着《圣经》讲讲,一来二去就开始讲了。

借壳宗教自创理论  宣扬歪理邪说

付某说,赵维山口才很好善于讲道,因此赵维山渐渐有了一批自己的追随者,随后他干脆自立门户,在老家永源镇非法建立了“永源教会”。

1989年初,赵维山前往河南参加“呼喊派”组织的活动。同年2月赵维山回到阿城自封“能力主”接受信徒膜拜。普通人赵维山,就这样开始走上“神坛”。

赵维山早期追随者 郭某:说他就是主,他就是基督。后面人心里有疑惑没人敢问心里头有些想法。一个人他怎么能变成神,你也有家庭,有妻子,你在后面你咋能变成神,这在我心里就挺疑惑这事。

赵维山前妻 付某:他不是神,人到啥时候他是人,他不会变成神的。

1991年5月,赵维山的“永源教会”被黑龙江公安机关依法取缔,随后赵维山逃往河南山东等地继续进行邪教活动,赵维山一走了之后再也没有与家人有过任何联系,付某苦苦等待了几年却没有得到赵维山的丝毫音讯。1996年,她在哈尔滨市阿城法院起诉赵维山,要求法院判决离婚。

赵维山前妻 付某:想找呢,后来寻思没用,找不着。一赌气我就离婚了,因为不离婚,我没法维持生活了,我离婚以后我可以维持生活,我再找一个,我是那么想的。我那时候啥都没有,就剩我自己。

背叛家庭 包装情人炮制邪教头衔

1997年5月,阿城人民法院判决付某与赵维山离婚。然而付某并不知情的是,赵维山到河南没多久,便与一名比他小22岁的女信徒杨向斌同居在一起,两人更是在1995年生下了一个孩子。

起初,杨向斌在河南的主要工作只是给赵维山的讲道印刷书籍折页,然而1993年,作为赵维山情妇的杨向斌却被赵维山神话为“全能神”,再被演绎成“全能神”的“女基督”,而赵维山自己则自封为“大祭司”。至此,以杨向斌为“女神”,赵维山为实际操控者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初步形成。

“全能神”邪教曲解基督教的《圣经》编造了书籍,逐步建立了一套“全能神”的歪理邪说。

黑龙江神学院院长 吕德志:它只是盗用我们基督教领域的个别词句,容易加以歪曲,使得大家以为好像不是邪教。那么我们基督教最高的行事为人的准则就是爱国爱教爱人如己,那么在“全能神”这里面我们看不到。

在公安机关查获的一大批图书、音视频等涉案物品中,“全能神”邪教大肆宣扬要建立属于神的国度和政权,还充斥着大量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内容,以此培育广大信徒的仇恨心理。

暴力教义洗脑 不断制造刑事案件

2012年,“全能神”邪教散布所谓“世界末日”等谣言,部分地区邪教人员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

据不完全统计,各地公安机关依法处置“全能神”几十人以上规模聚众滋事超过100起,暴力抗拒执法案件30余起。这些年来,“全能神”邪教组织人员屡屡犯下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刑事犯罪。

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麦当劳快餐店内发生的“全能神”邪教人员故意杀人案,引发社会震惊。

冒用宗教 不择手段发展成员

赵维山冒用基督教名义,打着信神、传福音的幌子铺展开了一个巨大的骗局。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他编织的骗局,“全能神”邪教组织究竟是用什么手法吸引裹挟群众受骗的呢?


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黄超:我们说一个组织是邪教的话,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冒用宗教。“全能神”邪教组织冒用基督教,它是以基督宗教为背景发展起来的邪教。

照片中的人名叫宋光凤,今年61岁,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人。2014年7月9日,宋光凤突然抛下即将临产的女儿毫无预兆的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和很多信徒家属一样,一开始,宋光凤的女儿也以为母亲信的就是基督教。


宋女士:我说你们信的是什么,她说你看是圣经,是基督教啊,我说为什么不到教堂呢,她说这跟教堂不一样,她说这个比教堂那个还厉害。意思这是全能神。

打“感情牌”拉拢 鼓吹灾难恐吓

“全能神”邪教组织人员在宣传初期,大都会打造出一副“救人”“助人”的假象。他们通过种种手段亲近别人,而最终的目的都是散布歪理邪说。来自安徽的班先生对这一点深有感触,他的妻子就是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拉进邪教。


班先生:一开始她是小恩小惠,给你家里什么缺什么东西,你家里有什么困难了,你住在农村,你家里稻田里面割稻需要人他给你帮忙,孩子上学缺钱我给你赞助一点,它是用各种手段,只要你家里有什么情况需要帮助的,它都帮助你,慢慢慢慢跟你套近乎,一步一步把你系牢,让你看他的光盘、书籍这些东西。 

信徒被“洗脑”后  听从蛊惑灭绝亲情

很多信徒在被“洗脑”后,因为听从“全能神”邪教教义,认为不跟随其“信教”、甚至阻止其“信教”的亲人都是撒旦、魔鬼。许许多多的“全能神”信徒正是受到这种歪理邪说的蛊惑离开了家庭。

班先生:杳无音讯,我们现在四处寻找,这两年时间我们不知道跑过多少地方找。一旦信这个教以后,它给你亲情断绝关系,你不是信我们这个教你就是外人,我们家里面就变成外人了。

宋女士:他们那个书籍,包括他们经常手抄的那些东西,教的那些歌全部都是抛弃亲情的。不管什么父母,父母算什么,神才是真正的老大。全教的是消极的东西。

在全国,像班先生和宋女士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在中国反邪教网的“助你寻亲”专栏,就有大量因被“全能神”蒙骗而离家出走的人员信息。“全能神”邪教公然逼迫信徒背离家庭、放弃亲情,而信徒的亲人们朝思暮想、翘首期盼,却等不到家人的归来。


大庆市副市长 公安局局长 安庆华:“全能神”邪教组织诱骗群众,有家不回,有业不就,精神控制,给群众的切身利益带来了巨大的危害。


黑龙江神学院新约教研室主任 崔敬焕:“全能神”邪教教导人只要信了“全能神”邪教他们需要离开家庭,单单的去为了这个神明而去抛弃家庭,专心的去服侍这个神明。在这低级的伦理观当中,“全能神”邪教的邪教性、异端性充分地暴露出来了。

活动方式诡秘 专人单线联系

据警方介绍,“全能神”邪教信徒一旦离家便很少有主动回家的情况,这与“全能神”邪教对信徒强烈的精神控制有很大关系。

据黑龙江警方介绍,“全能神”邪教成员的活动方式极其诡秘,这也为当初的侦查工作带来不小的难度。其组织内信息的传递,都是通过最原始的人工传递方式进行。

大庆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大队长 李育春:他们都是专人单线联系,就是说上级和下级联系的时候,都是用专人单线,不用手机联系,传纸条,传SD卡。

冯某,2011年底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在她为“全能神”“尽本分”的6年时间里,她唯一的工作就是传递纸条。

冯某:多的时候一天跑三次,少的时候一次,有的时候冒尖没有,基本上天天有。

为了不耽误跑条,冯某把自己效益不错的杂货店兑给了别人。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所有传递纸条所需的车费全由冯某自己支付。跑了6年多,冯某只认识自己的上线和下线,至于纸条源头来自哪,最终送到哪,她一概不知。对于纸条内的信息,她也从来不敢偷看。

冯某:因为他不让我知道,从来我们没打开不敢看,要看了就违背原则了。

成员均使用化名 防止退出发毒誓言

为了确保活动方式的隐秘,“全能神”还要求成员均使用化名,成员之间不准互相打听底细。每个信徒加入“全能神”组织后都被要求写一份起誓书,说明如果背叛神,将会受到神的惩罚。

大庆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民警 刘增博:用信徒自己最亲近的人或者是他感觉最在意的事,或者是他自己内心中最恐惧的一种死法来发一个毒誓,以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而且是几乎每一个信徒都会写,都会立下重誓。所以说这个当时,这就相当于信徒他心里边有一道坎,

捏造谎言 制作假视频煽动群众

为了打消信徒的顾虑,“全能神”还捏造谎言,将警方的依法打击称为宗教迫害。在黑龙江警方缴获的“全能神”资料中,有不少“全能神”导演的电影,剧情中,扮演警察的演员对“全能神”信徒进行严刑拷打。

案件侦办负责人 郭勇胜:它本身是冒着宗教的名义在发展,那么普通信徒他们认为他们就是普通的宗教信仰,他们意识不到自己信的是邪教,从事的是邪教活动,破坏的是无数信徒正常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是违法犯罪活动。

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黄超:我们非常强调邪教不是宗教。我们界定邪教,主要是通过一种行为,而且带有群体性、持续性的违法犯罪行为界定邪教的。而且我们一定要讲清楚,我们打击邪教、防范邪教,根本的出发点就是要维护人权、维护人的基本权利。

潜逃美国 遥控指挥继续敛财

2000年9月,赵维山和杨向斌潜逃美国,然而远在境外的赵维山一直没有停止从境内敛财。

案件侦办负责人 郭勇胜:基层信徒,他们对“全能神”邪教组织很多内幕性的东西不了解,赵维山和杨向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比如说奉献款是如何汇往境外。比如说赵维山和杨向斌对各种各样值钱的奉献的物品会非常感兴趣,这些都是普通的信徒所无法了解的。

据黑龙江警方查明,仅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间,“全能神”“东北牧区”转移到境外的资金就多达1.4亿元。而负责将这些钱转出去的就是张某。

张某:因为之前要往国外转的时候,牧区的决策组的组长就告诉我了,说哪个区哪个区有多少钱。当时他跟我说的时候真的是大吃一惊,我说这么多钱啊,(东北牧区中)8个区最少都1000多万,多的是2000多万。

张某说,这些钱全部来自信徒所交的奉献款。那么“全能神”邪教究竟是如何蒙骗信徒让他们心甘情愿上交奉献款呢?

在“全能神”邪教的《教会工作原则手册》中有这样一段话:“将自己的所有奉献给神,这是善行;有的人临终时也没有将自己的所有完全奉献给神,这是信神最大的失败。”

而在其所谓的“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也明确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

张某:说灾难到的时候你有钱你也花不上,你留钱也没有用。所以说我们这里有很多的弟兄姊妹,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特别就是坐一块钱的公交都舍不得,甚至有一些老姊妹捡一些矿泉水瓶、纸壳泡沫,攒下来的零钱她都奉献,因为他们借着聚会赵维山给你灌输的这些思想,达到让你觉得奉献钱财我得甘心愿意,奉献钱财这就是善行,我最终就是达到“蒙拯救”,在灾难当中我就能不死。这就是他最大的一个骗局。

据了解,信徒们所交的奉献款并不会存在银行,而是放在信徒家中专人看管。在一名姓高的信徒家中,最多曾存放30多万元的现金。

高某:咱们谁家放那么多现金啊,都藏起来,有时候担惊受怕,有时候要是离家说三天两天不回来,都担惊受怕的,能不害怕吗?说你要丢了或者挪用或者啥的必须赔偿,反正就起誓你要真丢啥的,就是你不得好死,反正就是那意思。

为了上交奉献款,信徒们往往过着非常清苦的生活,然而这些奉献款却成了赵维山和杨向斌敛财的主要来源。

此外,“全能神”还鼓励信徒出国所谓扩展国度福音,据张某称,2年间,经她之手,输送过大量信徒去国外。然而大多数信徒出国后却发现自己只是变成了打工挣钱的工具。

张某:有些人含着眼泪忍痛割爱放弃家庭孩子也得出去,如果你不出去就会说你是不追求真理的人。

徐某:出国的弟兄姊妹全是打工,打工自己养自己,还得养教会,你还得接待,还得“尽本分”,也是特别累。出国的费用得你自己拿,但是神家的钱一分钱不能差,差一分钱你自己赔。有些时候有想法,最开始进来的时候告诉我,孩子念不念书都没有用,只要来到神面前就行。但是在出国的时候呢,要人才。那我有的时候我自己也想,没有文化什么叫人才啊,必须有文化才能成为人才,但是他说话自相矛盾的。

多名信徒反映,如果不是被解救,自己还根本不知道已经被骗。

冯某:原来就认为说的,我就信是神,现在等经过老师一讲,我信的是个人,那玩意儿还是邪教,你说我信的多冤啊,就蒙蔽被骗了吧。

张某:我店也兑了,婚也离了,孩子也没要,因为信这个“全能神”我现在是一无所有,可以说把我坑的太惨了。

徐某:我真的希望能够把这个事真的特别公开,让更多的人能够知道这个组织确实是一个邪教组织,是坑人骗人的,所以能够有更多的人幡然醒悟,赶紧回到社会,回到家庭来。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