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生活文娱教育图片评论

95岁老人隐藏身份60多年,信息采集时才意外发现他是战斗英雄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9年02月16日 17:1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信息采集发现战斗英雄

今夜面孔,来认识湖北来凤县一位看似普通的老人,就是大屏幕上的这位,他叫张富清,今年已经95岁了。

去年年底之前,在身边人的眼里,张富清就是一位普通的离休干部。去年底,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进行信息采集,就是这次常规的信息采集,牵出了张富清老人极不平凡的一段往事。

2018年11月,张富清的儿子带着老人的资料到湖北省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进行信息采集。

湖北省来凤县退役军人信息采集专班工作人员 聂海波:当时他是用一个红布包一个军功章,然后军功章上面写着一个“人民功臣”,然后当时我们一看到这个军功章之后,我一下就愣住了,像这种“人民功臣”奖章,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拿到的,这种荣誉可能是在某种大型的战役上面,能够说作为一个战局的扭转方式才能产生的这种功绩,一般的是不可能得到的。

泛黄的军功表彰书,1张报功书,3枚奖章,分量之重,让负责信息采集的工作人员感到吃惊。然而,即使是张富清的儿女,也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位退役老兵,并不知晓他是一名战斗英雄。除了自己的老伴,六十多年来,张富清从未向身边人提起过自己曾经立下的战功。

张富清老伴 孙玉兰:他一般都不讲什么,他一般都硬是不讲的。

张富清: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很多战友,都为党为人民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他们为党为人民的功劳都比我高。我有什么资格来标榜自己啊,我有什么资格到处炫耀自己啊。

张富清老两口一直住在一间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两居室里,屋子里放着不少老人不舍得扔掉的老旧物件。在别人眼里,他们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因为我们的到来,老人第一次完整地拿出了他最宝贵的“珍藏”。

张富清老伴 孙玉兰:给同志们看一下。

记者:爷爷(这些东西)之前拿出过多少次来给别人看?

张富清老伴 孙玉兰:没有给哪个人看过,就是这一次,平时没有拿出来过。

老人年轻时的影像资料并不多,在他的《转业军人证明书》上,有一张佩戴了奖章的照片,依稀可见这位战斗英雄当年的风采。

张富清老伴 孙玉兰:就是我家的人也只晓得他当过兵。

军功章上的时光印记,都是张富清埋藏在心底的光辉岁月。时隔六十余年,老人再次佩戴起了他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

置生死于度外 攻碉堡立奇功

用现在的话来说,张富清老人可以说是深藏功与名。他谦逊地表示,他从不对外人讲这些往事,是因为比起逝去的战友,自己还能活着就已经知足了,实在不能居功自傲。

张富清老人是在1948年参加了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解放战争中,多次充当突击队员,当前锋,打头阵。经历九死一生,立下了赫赫战功。随着自己的往事因为一次信息采集而被大家知晓,张富清老人也不再隐藏自己过往的战斗经历。下面,我们就在老人的讲述中,感受他那一段不平凡的峥嵘岁月。

张富清的这本“立功证书”里,有一张“立功登记表”,上面清楚地记录了他在解放战争时期立下的三次一等功和一次二等功。这其中,除了团级和师级的军功,张富清立下一次军级一等功,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张富清:当时军功奖章是王震给我戴的。

虽然老人已经年过九旬,但对自己的军旅生涯,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晰。

张富清:我是1948年3月参加部队的,参加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359旅718团2营6连。

1950年,西北军政委员会为了表彰在解放大西北中做出贡献的人民解放军官兵,决定颁发“人民功臣”奖章。张富清的盒子里就有这样一枚奖章。而在众多奖章和军功书里,张富清尤为看重的,是这张特等功“报功书”。

这张“报功书”上详细记录了张富清当年在永丰战役中,担任副排长,奋勇战斗的经历。

张富清:让我记得最深刻的还是永丰战役。

为配合“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西北野战军在1948年11月中旬发起了冬季攻势,张富清所在的部队在陕西省蒲城县以东25公里处的永丰镇发起了进攻。虽然已经过去了超过70年,但谈起这场战斗,张富清老人仍记忆犹新。

张富清:当时的六连3人组成的突击组,因为这个人比较少,3个人,敌人不容易发现。

夜里,突击组先行攀上永丰城墙,张富清是第一个跳下城墙的,跳下城墙后就和守卫的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

张富清:在搏斗战时猛然地觉得,头上好像有人重重地砸了我一下,我当时不觉得很疼,只觉得头有点晕,头晕木麻。

感觉血流到脸上,张富清用手摸了下头顶,一块头皮都翻了起来,他才意识到这是一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在头顶留下的一道浅沟。

张富清:炸毁了两个碉堡以后才晓得疼,那时候看到满身是血了,那才知道疼了。

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亮,张富清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弹药四箱。战斗结束,他死里逃生,但突击组的另两名战友却再也没有见到。

张富清:我一去找找不到,再没见过他们的面,从此再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后来,时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的彭德怀还亲自接见了张富清。

张富清:战役后,我几次见过彭德怀司令员的面,见了他以后他就拉着我的手讲:“你在永丰战役中表现突出,给你立了一大功啊!”当时我就知道,党给了我的光荣。

战斗留给张富清的除了光荣,还有一身伤痕,在他看来,这些伤痕,是另一种奖章。

张富清:作为一个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入党时就宣誓了要永听党的话,党指到哪里,我就坚决地打到哪里。

截肢后再次站起 不改军人本色

从部队转业后,张富清来到了湖北省恩施来凤县,先后在县粮食局、三胡区、卯洞公社、外贸局、县建行工作,1985年在县建行副行长岗位上离休。

7年前,已经88岁的老人因病截去了左腿,家人都以为老人手术后会一直坐在轮椅上。但是老人并没有放弃,他凭借自己突击队员的勇气和意志又重新站了起来。

做完截肢手术出院后,老两口的卧室里多了一把轮椅,但是张富清却很少用它,军人本色不改的他,想依靠靠自己,重新站起来。

张富清:我要发扬保持突击队员的精神。我要站起来。

张富清老伴 孙玉兰:他就扶着桌子,慢慢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扶着床就这么这么走。他有时候走得不好了,他就把自己弄伤了,这都是血迹。

记者:这里以前是有血迹是吗?

孙玉兰:嗯嗯。

张富清:自己摸索经验,时间一久,慢慢地就习惯了,也熟悉了。

如今,老两口依然过着普通的生活,上街买菜,读书看报。在记者的镜头前,张富清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老人说,不论是当年在战场上战斗,还是如今在截肢后重新站起来,依靠的都是心里那股子坚定不移的信念。

张富清:有了对共产党的信念,在战场上没有任何畏惧,一心就想为党为人民作战。

深藏功与名 亮出精气神

很庆幸让我们通过短片认识到老人。我们了解到,国家博物馆有意向收藏老人的“报功书”和奖章等物品。老人也表示将在身后捐出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

这收藏的不仅是一种军功,更是一种精神。某种程度上也正是这种精神成就了这段历史。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收藏这份在解放战争中立下的军功和精神,正当其时,也让我们再次看到历史的逻辑。

张富清老人藏得住功与名,藏不住精气神。老人之所以能藏得住,关键是他选定的坐标,他始终在和牺牲的战友们比。而精气神又藏不住,因为他始终拿自己跟战场上那个坚毅奋勇的张富清在比,一条腿也能站起来!

要藏住如此富于传奇的显赫战功,得有一颗多么清朗的心。要在88岁高龄靠自己站起来,得凭着一股怎样的信念。今天,所有在追梦路上的奋斗者,都该这样深藏功与名,亮出精气神。


湖北省来凤县一位95岁的老人

一张“立功登记表”

四项赫赫战功

三次一等功 一次二等功

四座敌人碉堡

他是中国建设银行来凤支行的离休干部

深藏功名60余载

他更是功勋卓著的战斗英雄

(95岁的张富清老人)

只身攻碉堡 64载深藏功与名

去年11月,湖北省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进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一位名叫张富清的95岁老人向工作人员出示了一张泛黄的《立功登记表》。上面赫然记录着他在解放战争时期荣立的4项功勋,让家人和工作人员都很震惊,原来眼前这位老人曾多次充当突击队员在战火中九死一生。

(张富清的《立功登记表》)

这张泛黄的登记表上记录了张富清在西北野战军4次立功的经过:

一、1948年6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战士,在壶梯山战役中任突击组长,攻下敌人碉堡一个、歼敌两名、缴获机枪一挺,并巩固了阵地,使后边部队顺利前进,获师一等功;

二、1948年7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战士,带领突击组6人,在东马村消灭外围守敌,占领敌人一个碉堡,给后续部队打开缺口,自己负伤不下火线,继续战斗,获团一等功;

三、1948年9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班长,在临皋执行搜索任务,发现敌人后即刻占领外围制高点,压制了敌人封锁火力,完成了截击敌人任务,迅速消灭了敌人,获师二等功;

四、1948年10月,他作为十四团六连班长,在永丰战役中带突击组,夜间上城,夺取了敌人碉堡两个,缴机枪两挺,打退敌人数次反扑,坚持到天明,获军一等功。

(张富清当年英姿)

据张富清老人的档案显示,他1924年出生于陕西汉中洋县,1948年参加解放军西北野战军,1955年转业到恩施来凤县,先后在县粮食局、三胡区、卯洞公社、外贸局、县建行工作,1985年在县建行副行长岗位上离休。

(老人保存的“报功书”)

除了《立功登记表》,老人还带来了一张报功书和几枚徽章。老人的儿子看到父亲收藏的这些历史资料,也感到非常惊奇,几十年来,他只知道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却从未听他说起过这些赫赫战功。

这些老物件里的时光印记,都是张富清老人埋藏在心底的光辉岁月。

子弹擦头皮 “一冲上阵地,决定胜败的关键是信仰和意志。”

张富清老人和84岁的老伴孙玉兰,两个人住在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一间简陋两居室里。在老人的箱底放着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些1948年至1951年间的原始资料,有立功证书、报功书和军人登记证,当时西北野战军的司令员兼政委是彭德怀。

(张富清的徽章)

张富清听力不佳,聊天需要靠老伴转述。他回忆,自己是1948年3月参加解放军的,当时不分白天黑夜战火正猛,他记不清打了多少仗,但记忆最深的是永丰城那一仗。

张富清:一跳进去,我就和他们对打,他在我脑壳上打了一下,(头上)就受伤了。受伤了以后接着,我带着冲锋枪和手榴弹,我这个冲锋枪先打着他,他也过来,子弹也过来,我的子弹也过去,打死了他(敌方)的四五个人,一枪过去打死四五个人。 

那天拂晓,他和另两名战友组成突击组,率先攀上永丰城墙。他第一个跳下城墙,冲进敌群中展开近身混战,也不知道战友去哪里了。他端着冲锋枪朝敌群猛扫,突然感到头顶仿佛被人重重锤了一下,他缓过神来继续战斗。后来又感觉血流到脸上,用手一摸头顶,一块头皮都翻了起来,他才意识到一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在头顶留下一道浅沟。

张富清: 一打就把脑壳打破了,打了也只知道闷,不知道疼, 昏啊闷啊,不知道疼,我看到血留下来以后才知道,我手一摸,头皮掉了一块,不晓得疼了。

击退外围敌人后,张富清冲到一座碉堡下,刨出一个土坑,将捆在一起的8颗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码在一起,拉下手榴弹的拉环,将碉堡炸毁。

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亮,他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战斗结束,他死里逃生,而突击组的另两名战友却再也没有见到。

张富清:我就靠自己这个勇敢和信念,脑子里(记住信念),就用这个冲锋枪,哗哗哗,一下子打死了七八个(敌)人。

张富清老人多次参加突击组打头阵,但当年他的身体其实很瘦弱,他打仗的秘诀是不怕死。他总说:“一冲上阵地,满脑子是怎么消灭敌人,决定胜败的关键是信仰和意志。” 

(张富清的立功证书)

永丰战役后,彭德怀握着他的手说:“你在永丰战役表现突出、立下了大功。”还亲手给他授功。因为打仗勇猛,彭德怀到连队视察鼓劲的时候,多次接见张富清和突击组战士。

转业本色不改 “他们为党和人民献出了生命,从没提过要求”

1955年,张富清转业到来凤县。

曾与张富清在来凤县卯洞公社共事4年多的田洪立,今年已经68岁了。他还记得当年公社班子成员分配工作片区,张老抢先选了最偏远的高洞片区,那里不通路、不通电,是全公社最困难的片区,但从未听张老讲过去打仗的经历。

后来,张富清来到建行来凤支行里工作,但大家都没听说过他的英雄事迹。

6年前,老人左腿因病截肢,后一直借助支架行走。去年11月,老人要去武汉做白内障手术,需要植入人工晶体。据建行来凤支行33岁的年轻行长李甘霖回忆,老人在知道医药费可以全部报销的情况下,还是只选了一个最便宜的晶体。

张富清虽然从未向同事讲过自己在战争年代中当突击队员的经历,但他在行动上一直是奉行着一名突击队员的标准。

“我90多岁了,不能再为国家做贡献了。”张富清说,“我听到同病房的一名农民只选了3000多元的,我也选了跟他一样的,为国家节约一点是一点。”

张富清:我就看到了,每次回想到了,次次战斗中间,有好多的同志,都牺牲了,他们这个是为党为人民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从没有向党和人民提过什么要求。我现在人还在,我现在生活享受比他们高了好多倍,我自己满足了。

当被问起为何六十多年来从不提及当年勇时,老人眼眶泛红,他回想起当年在战场上洒下热血牺牲的战友,他觉得人生在世,自己已经得到太多。“这些往事,组织上已经给了我证书和勋章,我没必要再拿出来到处显摆。”他回答说。

他深藏功名数十载连子女都没讲,也是因为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儿子张健全才知道父亲战斗英雄的身份。最近一次,他陪父亲看病并询问一些战场经历,老人才向他出示了两处伤口,一处是右边腋下被燃烧弹灼伤的伤痕,另一处是头顶的子弹擦伤。

张富清: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要听党的话,党指到哪里,坚决地要打到哪里。

张富清欣慰地说,他一家四代人,如今有6名党员,后辈们都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子孝孙贤,是他最满足的事。

“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一定要听党的话,党指到哪里,就坚决打到哪里。”这是一位95岁老人常挂在嘴边的话,64载深藏功与名,一朝戎马洒热血,一生信念记心间。

(央视记者 王涵 龚琬茹 向林 来凤台 楚天都市报 胡成 刘俊华 湖北日报 张欧亚)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